2014年5月28日 星期三

於戰死者的名單上



整個早晨畸斜著,醒來
聞到自己發出異味
(花落知多少?)
知道昨夜
又死了一次
未嘗不想像是整脊一樣
修復那條海岸線
(日久變形之夏……)
被打腫臉的抒情詩之深淵
雨水只能在河面
眷戀不去
誰能預料當初
為青春而登基
而今卻皆成流浪漢
虛幻季節裡的排名
陽光不斷墜毀
於望遠鏡頭內
天空顫動、萎縮
(某風笛
奮起吹奏
某吸管
也用力吸)
我羞於啟齒的
無數棕背紅尾
之徒勞
屢屢為了閃避捕鳥器
而死傷
於溫暖的恆春地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