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6日 星期四

重口味少女



淡淡
瑟縮於葉尖的
自重少女
在洞裡
隨電腦螢幕暗去
一日又將凋零

每天少女獨特的花朵
只在重口味中盛開
每一次呵呵
都逼使
疑雲密佈的生活
綻開一小裂隙

若問及過去
每一程重巒疊嶂的冒險
連自己都覺得
有被微微醺到
每一回低頭嘆息
那些來不及遮罩的部分
也都是草蛇灰線
氤氳千里

是這樣的
重於森林泰山
重於尼斯湖水怪
少女不得不
隆重的口味
只能日夜輕輕
柔柔的
等誰自投
前來一吻

刺青少女


差點崩潰的時刻
像是琥珀
突然被永遠定格
變成了少女的刺青
刺在一處
不復見的結界
那是
峻嶺上的松針
越刺越縹緲越稀薄
那是
岩層底的金脈
幽暗中兀自綿延不絕
那也是
水鳥
滲下一滴透徹的淚
與混濁的河水道別
因愛美而體無
完膚
徒留血跡
穿越密林和荒野
濃霧中離去
身上有精靈和螢火蟲的聚集
那種刺青
本不在詩歌和地圖之中
微神似的傷口
疏通著全宇宙的邪惡
純淨,富有
無人理解
僅是街頭匆匆一瞥


2014年6月21日 星期六

路倒少女


像一幅浮世繪
躺在那裡

未嘗不想浮誇或浮躁
浮濫或浮華
亂夢一堆之後
終於浮不起來

無論礁岩的疤痕
擱淺的體溫
只要無人發現
少女的存在
就是一首沒有讀者的詩

彷彿世上所有人
都拿到了不在場證明
除了少女自己

癡等著誰
用枯枝,撥開眼中那片夜空
這裡的深淵
很多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