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1日 星期六

路倒少女


像一幅浮世繪
躺在那裡

未嘗不想浮誇或浮躁
浮濫或浮華
亂夢一堆之後
終於浮不起來

無論礁岩的疤痕
擱淺的體溫
只要無人發現
少女的存在
就是一首沒有讀者的詩

彷彿世上所有人
都拿到了不在場證明
除了少女自己

癡等著誰
用枯枝,撥開眼中那片夜空
這裡的深淵
很多星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