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6日 星期四

刺青少女


差點崩潰的時刻
像是琥珀
突然被永遠定格
變成了少女的刺青
刺在一處
不復見的結界
那是
峻嶺上的松針
越刺越縹緲越稀薄
那是
岩層底的金脈
幽暗中兀自綿延不絕
那也是
水鳥
滲下一滴透徹的淚
與混濁的河水道別
因愛美而體無
完膚
徒留血跡
穿越密林和荒野
濃霧中離去
身上有精靈和螢火蟲的聚集
那種刺青
本不在詩歌和地圖之中
微神似的傷口
疏通著全宇宙的邪惡
純淨,富有
無人理解
僅是街頭匆匆一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