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4日 星期四

失眠者


月光下刻意的海水淡化
躺在床上的暗礁
若有似無
每日的洗洗睡
輸到脫褲
不准哭
 
夜夜的孤寂險峻
不知何時投降
所有人都降了
連白旗本身都降了
終究不願
向這世界繳械——
愛好和平而不得不
成為暴民
 
短短一生
彷彿吃了炸藥
雷池潰決過
花火洞燒過
沿途拼命路過
只為了不斷
不斷把戰線拉到最長——
 
雲狂雨驟之間
被閃電
不悔紋身的鳥
勳章是堅挺的
烙印於至深處
不肯被那些風聲
擊落
 
受傷的角
懸在半空
天色又亮了
 
這天
失眠者依然有夢
然後呢——
落日和旭日
是兩顆眼睛
從不能休息

2014年7月13日 星期日

不斷炊的少女



你是一個斷糧
不斷炊的少女
你是空杯的魅影
你是油霧的佔領
搞得到處都是
膨脹的甜點起飛的蛋餅
你在那種鍋頂
戰火的菜色崩壞的廚房你的初吻
讓所有人猝死
夢中的湯汁為誰傾倒
胸膛的瓦斯爐為誰點燃
你就是任何衰朽的果園
都懷念的無限量供應
用蒸籠般的眼神
令魔鬼爆漿替天使突沸
卻不能飽食其終日啊啊啊
你是一個斷糧
不斷炊的少女


2014年7月9日 星期三

激情


天佑蒼生
最後一夜的激情
心如猛虎的獵物們
煙火與哨音一起奔馳

喜歡了就全部脫光光
感動了便全部交出來
彷彿就要
發明新世界——

一不小心
大選就結束了
也不過在一天之內
在一秒之內

(天堂與地獄
共用著同一張選票啊)

疑雲重重
掌聲與槍響皆飛去
廣告看板,相挺太久
真的疲憊了

偶然凝神
路過戒備的公園
就是那種
無意間的仇恨
笑聲難聽

(天堂與地獄
共用著同一張選票啊)

揮舞過的旗幟
震懾過的廣場
大夢魂結中
人們猶情似無憾地
呼喊著

而一不小心
大選就結束了

2014年7月4日 星期五

淋浴概念



那愛人——
眾水不能熄滅
土石流也不能淹沒
形跡參差於發情的衛浴設備
從他喉結哼唱的肥皂泡
四散的程度
揣想那花雪的擺幅
煙火之動盪

那磁磚一望無際的馬賽克眼神
毛髮如水草翻轉
浴巾似鯨豚騰空
巨大成夢的軍艦鳥展翅疾翔
英挺著胸膛
對鏡告解
向馬桶祈禱
那種雄壯威武
並非肌肉可以衡量

整艘浴缸
整座窗外的風雷與閃光
也不自覺驚退了幾步
從此是一片不畏海雨的嶙峋
為那因坦誠
而冒犯了全世界的赤裸——
這罪人啊
眾水不能熄滅
土石流也不能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