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4日 星期四

失眠者


月光下刻意的海水淡化
躺在床上的暗礁
若有似無
每日的洗洗睡
輸到脫褲
不准哭
 
夜夜的孤寂險峻
不知何時投降
所有人都降了
連白旗本身都降了
終究不願
向這世界繳械——
愛好和平而不得不
成為暴民
 
短短一生
彷彿吃了炸藥
雷池潰決過
花火洞燒過
沿途拼命路過
只為了不斷
不斷把戰線拉到最長——
 
雲狂雨驟之間
被閃電
不悔紋身的鳥
勳章是堅挺的
烙印於至深處
不肯被那些風聲
擊落
 
受傷的角
懸在半空
天色又亮了
 
這天
失眠者依然有夢
然後呢——
落日和旭日
是兩顆眼睛
從不能休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