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6日 星期日

有疾

鬼祟下午,平靜廁所,悲情流水聲
一切都變得難以想像
我那有著夢幻體態的愛人
竟然長了痔瘡

當然我也必須愛他的痔瘡
這件事情註定如此
沒得商量

我們手牽手
來到了醫生面前
訴說泣血之馬桶
多麼壯烈的青春意外:
「你願意永遠保護他
也保護他的痔瘡嗎?」
「你願意給他以及
他的痔瘡
一輩子幸福嗎?」

事已至此
我是愛他的
況且我也已經致富
當初不也就是他童叟無欺
聽懂了我的鼾聲雷動
親吻了我深坑之口臭
決意共枕一雙
一生不變其氣節的香港腳?

飛來飛去的愛神
下好離手,就是一輩子
(不管西門町小弟弟或者織女座大星雲的旅行
都是一樣)
這件事情註定如此
沒得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