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2日 星期三

多想有一夜山雨



從容宴笑
也傷神
漫長而晦暗
也有真心的日子
說不盡的一切
也只能懶散地歪斜
油彩斑駁
機關腐朽且官僚……
多想有一夜山雨
來勾銷
縱使破碎與飛濺
也不忘撐傘
浪蕩一番
憋著酒氣和尿意
夜半起義的霧靄
莫非什麼人
來託夢的殘骸
乾旱之島
豈止握拳見血
火燒樓的哀愁裡
也謝謝那些水窪
及時收容了
刀光與劍影
縱然花燥唇枯
縱使額頭炙苦無盡
也從不放棄想像
一起在未來
(那美好無核無霾的未來啊)
雨後的草地
無憂地牽手緩步
無礙地前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