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9日 星期二

他不參加詩歌節



(賴比瑞亞葬禮上的雲朵,澳洲多處森林大火
信眾們趕著日出前到恆河浸浴冥想)
他不參加詩歌節
他不願讓他的人(龍捲風吹襲倖存者,
意外誕生於馬桶裡的嬰兒被拯救)
代替他的詩出席
他不朗誦他的詩
他不覺得他的喉嚨更有資格
代表(示威群眾向防暴警察投擲燃燒彈)
他的詩發聲
(被厚冰完全覆蓋的汽車,
滿月正高掛里約熱內盧基督像身後)
他不解釋他的詩
(一頭大象被火車撞倒
一隻小海豹逃過鯊魚的血盆大口)
他不想使你以為他比你更懂他的詩——
除了詩,他也曬棉被,拉屎
和惡人幹架……
(一名巴勒斯坦女孩坐在變成廢墟的家中
默默進食)
他不需要假裝他跟你
有什麼不同

2015年5月12日 星期二

縫身

——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洞滋洞滋。織織復織織
(我欲與君相織……)
就在這斷代
最尖銳處。(被孤獨滋養)
遊魂如織
(愛是這樣的亂針——)
被洞穿的榮幸
宿命相縫
你我
是彼此的織物了——
洞滋洞滋。盤絲穿行
從此心不能隨便滾轉
魂魄不能任意翻捲
(共嬋娟千里的眼神
也共此燈燭的血光)
織織復織織
我們的小說
跟詩都是
多縫的
這寂寞的合體啊
(冬雷震震夏雨雪。)洞滋洞滋——
共一塊肚腩的害羞
對鏡如此自肥
也共一灘甜汗的暗湧
相滴如此自戀
織織復織織。穿針流星魅惑著
(山無陵亦動搖)
引線煙煙繚繞著
(江水為竭也不止)
這孤寂宇宙的混紡
如此強大,決絕
洞滋洞滋。無視結石,壁癌,膿瘍
我們的巍峨和猥褻
被縫在一起
(花紋交疊,奮起毛球)
任額角牴觸
獸毛,性器的氣味敗壞著
任夢的係數膨脹
青筋暴起
而皮屑凋盡
(不愛了——
也是這樣的暗刺)
回首已是滿身的
海枯與石爛
(心再不能隨便滾轉
魂魄再不能任意翻捲)
上邪!
就相縫在此
最尖銳的斷代——
洞滋洞滋。織織復織織
一線
懸命






註: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文(Texte)的意思是織物(Tissu)」。


2015年5月6日 星期三

顯微極遠十四行


★★★★★★★
★★★★★☆☆★★★★★★★★★★
★★★★★★★★☆☆
★★★★★★★★★★★


★★★★★★☆★☆☆★★★★
★★★★★,★☆☆★★★★★★
★★☆☆☆★★★★★★★★★


★★★★★★★★★★☆
★★★★☆「★★★★★★」
★★☆☆★★★
★★★★★★★★☆★★——


★★★★★★★★★☆★
★★★☆★★★★
★★★★★★★☆★,☆★★★★★★★


註:
以上的星星壯闊幽深
請自備放大鏡、顯微鏡、望遠鏡
陽光、空氣、白日夢與口水
因為專注
所以燎原

2015年5月2日 星期六

不正鯨



通緝犯與大雄
沿著怎樣的海岸線
才能相遇
工人寫怎樣的徵友詩
才能
跟整座銀河系焊接
當沒關係的浪花
弄濕了
很重要的犄角
性感的精神
病院若隱若現
是我的不正鯨

每晚入睡前
崎嶇彷彿預感
災難的來臨
歪邪才能握住的武器
躺著也中槍的愛情
青鳥最萬全的準備
就是流星
不做任何準備
謝謝你們!
掩護我的不正鯨

重訓和重訓之間
人微言輕
相隔萬重山
仍有不得不的核爆
有些詩是快閃了
為了化猥瑣為感人
有些未能完工的A夢也是
明明已經看見
眼睛裡孤獨的海嘯
卻只能假裝那不過
不過也是一種
不正鯨


2015年5月1日 星期五

夏至


相遇是這樣
一種稀有金屬
忽然燦爛
硬起來的質地
閃光不能稍止:
是你以浪花之眼
將我鍛鍊成礁岩——
原以為
注定從此一輩子
被蓋布袋的
幽暗絕望之前
一陣從十九層地獄趕來的
深情的感覺
超展開的窗簾
被眺望的永恆
別捻熄這座海——
彷彿夏天的那個
最長的時候
快往窗外看啊
從今以後都只會更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