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2日 星期二

縫身

——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洞滋洞滋。織織復織織
(我欲與君相織……)
就在這斷代
最尖銳處。(被孤獨滋養)
遊魂如織
(愛是這樣的亂針——)
被洞穿的榮幸
宿命相縫
你我
是彼此的織物了——
洞滋洞滋。盤絲穿行
從此心不能隨便滾轉
魂魄不能任意翻捲
(共嬋娟千里的眼神
也共此燈燭的血光)
織織復織織
我們的小說
跟詩都是
多縫的
這寂寞的合體啊
(冬雷震震夏雨雪。)洞滋洞滋——
共一塊肚腩的害羞
對鏡如此自肥
也共一灘甜汗的暗湧
相滴如此自戀
織織復織織。穿針流星魅惑著
(山無陵亦動搖)
引線煙煙繚繞著
(江水為竭也不止)
這孤寂宇宙的混紡
如此強大,決絕
洞滋洞滋。無視結石,壁癌,膿瘍
我們的巍峨和猥褻
被縫在一起
(花紋交疊,奮起毛球)
任額角牴觸
獸毛,性器的氣味敗壞著
任夢的係數膨脹
青筋暴起
而皮屑凋盡
(不愛了——
也是這樣的暗刺)
回首已是滿身的
海枯與石爛
(心再不能隨便滾轉
魂魄再不能任意翻捲)
上邪!
就相縫在此
最尖銳的斷代——
洞滋洞滋。織織復織織
一線
懸命






註: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文(Texte)的意思是織物(Tissu)」。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