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日 星期六

不正鯨



通緝犯與大雄
沿著怎樣的海岸線
才能相遇
工人寫怎樣的徵友詩
才能
跟整座銀河系焊接
當沒關係的浪花
弄濕了
很重要的犄角
性感的精神
病院若隱若現
是我的不正鯨

每晚入睡前
崎嶇彷彿預感
災難的來臨
歪邪才能握住的武器
躺著也中槍的愛情
青鳥最萬全的準備
就是流星
不做任何準備
謝謝你們!
掩護我的不正鯨

重訓和重訓之間
人微言輕
相隔萬重山
仍有不得不的核爆
有些詩是快閃了
為了化猥瑣為感人
有些未能完工的A夢也是
明明已經看見
眼睛裡孤獨的海嘯
卻只能假裝那不過
不過也是一種
不正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