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0日 星期三

饕餮者


母親總說:一生能開伙的次數
是有限的
他了解小籠包渴望衣不蔽體
明白滷豬腳湯汁依然可掬
卻不希望我去海邊啤酒肚
也不要我在野地上鬆餅
 
麻糬般蜷縮的假日午後
母親有時簡直女巫
盯著我的臉表示:「你胖了……」
幽幽予致命一擊
 
母親往往講得油飛煙散
青菜蘿蔔
又糟了一個糕
但他不可能不知情:
我握壽司的手也曾
打了蘋果派的槍
 
老愛叮嚀:
所有挫折都不會是最後一個
(除了死,我們最後的佛跳牆)
兒子啊有些人只被炸一次
便雞排了一輩子
母親總是令人震驚
 
母親知道我不會永遠那麼幸運
那些碳烤都是一致的
血色寧靜
追求泡麵跟追求炒飯
卻是不同熱情
那種集體蚵仔煎的優雅
後悔經常也是突然發生的事
冷掉的貢丸湯啊
還好兒子你現在應該是在遼闊的大海之上
 
母親預言:有一天有人將坐香蕉船去找你
彈珠汽水似的笑
互相浪蕩著
到時如果不喜歡棗泥
便喜歡蓮蓉吧
可惜母親不明白——
我是熱鍋巧遇小鮮肉
只要一匙橄欖油微火爆香蒜末
忽然就理直氣壯了啊
 
身處動不動淋上蜂蜜的黃金聖代
脂肪低調奢華,甜筒險峻矗立
感謝那顆星
像母親
童年偷偷塞給我的糖果
陪伴我無數夜晚
旁逸淡出
 
一生能開伙的次數
是有限的
最艱難的片刻,才漸漸懂了
(一尾龍蝦
從涼拌沙拉的夢中跳醒)
但願人生真如母親所說:
哎呀,忍不住落淚時
就喝杯木瓜牛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