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8日 星期五

初老者


偶爾洗好澡
也會暫不想穿衣服
靜靜躺著
彷彿剛來這個星球
最初的模樣
 
按時打電話給父母說沒事
有些事情淡淡難以解釋
(在前人濃稠的庇蔭下
我們都是不肖子孫)
知道彼此都沒事
已經是最好的事了
 
所謂年少痴狂
(不是說無人應該
乖乖走進夜色?)
練成了驚世絕技之後
也就這樣
卑微地活著

卻總有一道
最隱私的疤痕
曾經想像
如果不是
與這樣的靈魂
共度晨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