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6日 星期二

未亡者


1
整理自己詩作
彷彿窺視亡靈

然則地獄底層
繼續派人
來索詩

2
希望詩神輕煙離去時
被回收的金斧銀斧
那月光下消散的二三頭肌
我都是清楚知道的……

就像是我死了                                                
也不願不明不白
不要多年後灰燼裡仍是
痛苦扭曲的臉

3

真是世界上
最容易的事情
但若要把詩寫得夠好了
才可以

就是最困難的







夢見一起到荒島上去


——給學妹的一個建議。

於是便夢見一起到荒島上去
據說只能攜帶三樣東西
某些怨念就不能保存了
某些愛與擁抱,真的,也太重了
此刻無論免洗內褲,小熊維尼
特大號霜淇淋
都有讓我們當場落淚的感動
雖然曇花一現的冬季限定便當
情婦的身份,品管不良的劣質神燈
未必不美好
此生的多功能
眼看就要一閃而逝
在只能攜帶三樣東西的荒島上
什麼都可以是純潔的
無聊想像的電幻光線,神秘的痣
不知名動物糞便等等
連失戀也是,死亡也是
所以學妹,當心底大雪,有數千航班因而取消
你遠不止如此我們遠不止如此
不如夢見一起到荒島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