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

休眠者



是嚴冬
開始屠城的日子
連一小滴滲入後頸的雨點
也成了屠刀
漫天氣球空飄遠
幾根深情的橄欖枝
被放過各種不解釋的鴿子
於是天就黑了
騰起的星空
躲匿著全宇宙最空虛寂寞
覺得冷的魂靈
任何一條意味深長的小徑
都想拿來鑽木取火
縱沒有遠航員的胸襟
也無自殺武士的腹肌
風尖處
總有人
自以為純喀什米爾
羊毛圍巾
將世界偷偷裹緊
如果真是愛情
就會知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