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

鬆餅男孩


在最裡面的房間
顛覆你的杯具
滿溢幾種笑場時分
 
午後常有個幻覺:
你便是那個幻覺
迷迭且慵懶
烘焙著一切不可烘焙的
 
天天在鏡前
堅持原味
泳褲曬痕的孤寂中
追逐盔甲一樣的肌理
 
心底的果醬
風和日麗
你的餅其實很鬆
很多夢
總是奶昔般融化
 
只為
有朝一刻緊緊
被愛的唇舌抱擁
廢墟般
長期孤獨反光的
什麼因此
慢慢癒合了
 
還有……嗯對
誰說此生沒有
遠大理想——
 
淋上蜂蜜
就是一輩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