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5日 星期二

逆旅者


感覺視窗外流過一些液體
少年時代便結束了

作為象徵的
微醺的觸鬚
進入曠野的帳棚
持續保育著幻想
與犄角之垂直

人生最吉光的片羽
往往心裡有鬼
自己的冤魂
自己超渡——
海濱的回憶
是風浪砌成的

黃昏時分
電動推刀
勇敢迴旋的
最後修飾
整座星空
漸漸與眼神平行

對夢來說
它釀的酒還如此年輕
淚流滿面就成了海面

曾經能夠張揚
卻如浪花間的飛鳥
默默羞赧的事跡……
遠方有閃光
以海豚輕輕躍過

不及跟上
遊覽車的人
將永遠留在原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