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0日 星期五

B計畫


他忙碌但他不知道
夢能夠擁有什麼領土
他希望自己的詩可以
屬於美的國度
(儘管接近目的地
景色越荒蕪)
 
每一天都是最後一天
每一夢都是最後一場
雷雨中
生活平實而具體的火苗
一簇簇跳動
他每寫兩句
就被迫刪掉一段
他的帳號又被盜了
他很忙碌但他沒有B
計畫
 
他很忙碌因為
這世間如此繁盛
(別過度摘採)
刮完鬍子後
對著鏡子發呆
每天早晨都到那裡祭拜
顛沛流離去了很遠的地方……
知道最後
也不是
一定要留下形狀
 
他啊何嘗不想即時打出
一種果汁
偷換流年
清涼無憾
日日堆杯換盞
那個願意跟他一起
枯坐千年的伙伴
誰說他不是努力追尋?
 
他很忙碌
他沒有認輸
被螢幕和按鈕包圍
(縱使每一日
太陽與月亮
最後都注定盲目)
他仍然記得
所有的夢中抽筋——
不美好嗎?
就算一點都不美
好吧
但他自欺:
這裡原可以是愛的國度


2016年11月24日 星期四

海嘯患者


1
人間
深似
一天的地獄
潮浪
未知的
海嘯患者
與幻想的
病痛
在沙灘上
嬉戲

2
一望無垠的暗示中
千碼之外的夢魘
是一塊強壯的方糖
(純淨,特甜
非常容易犯罪)
從高處墮落
島嶼盡處,斷代的杯底
炙鬱且苦
努力融入漩渦
化作洪流

3
前方厭倦的懸崖
險渡每一夜的慾望
橫流
四方疾苦
是否有所回應

當煙火開始上升
所有星星安靜下來——

浪得虛名者
也實在是
浩浩蕩蕩了些

4
海龍王的浪
也有千百種叫聲吧
暗礁傷痕累累
荷爾蒙滿到喉結
意外逼出了原形:
冬日清晨的大海
他孤獨
蒸騰的澡堂

5
身體髮膚拼湊一隻筏
黃昏揚長而去
太空開始沉沒
雄心壯志
就算已在海平面底下
深夜
又聽見一男子在街心
歇斯底里大喊:
「你到底有沒有愛我啊……」

如果你真有才華——

衰頹的髮線和崩壞的肚臍
都會原諒你



2016年11月20日 星期日

呵呵


生平沒什麼才華
大風大浪間渾然無事
微微的哀感來襲
鮪魚肚忽然隆起
我們只好呵呵

幸福就是呆坐沙發上
與影集對看
冒著甜美氣息
感受彼此發出的罐頭笑聲……
我們只求呵呵

花光自己造的貨幣
墮落自己彩繪的旗
神主或邪祟皆一樣頗呵
所謂意味不明之人生
越來越想哭的時候
衛生紙紛紛黏稠地死去
誰不是呢(覺得安慰)
儘管你我只能呵呵

當詩歌已經無法給予庇護
爛到杯具呵
衰到發爐呵
以及鏡中一種不能抵擋的眼神
便再度破折老去呵——
據說都是為了配得上
這個偉大時代啊
呵呵,只要我們呵呵



都說


都說不能隨地小便
某些戰慄的尿意
卻帶給世界溫暖

都說不可任意吐痰
某種寂寞的分泌
也煙火一樣豔麗

都說此生
或是笑到肚破腸流的小日子
或是哭到有罪釋放的大時代
然而
真正熱愛的歌何嘗輕易?
真正喜歡的詩何嘗僥倖?

火雲邪神般的高溫
雪藏一種漫長的凜冬
重點是你的眼睛
正看著我——

閃電交叉的指尖
迷霧浮動的脂肪
(什麼都不需多說)

趁熟門熟路的時候
我摸過你
你摸過我

2016年10月5日 星期三

愛演者:我們怎能孤獨


穿越折戟與落葉
千里之外
暗戀的氣味
四散而去
感覺我們也到了
那種年紀
沙漏開始
反轉
然而我們不可抽筋

透過夢,透過冰箱與極光
那些轉貼與讚
並不是真的打擊了誰
帶著躊躇之性質
風吹曠野般
身邊的人紛紛
開始多病
然而我們怎能孤獨

是有些人
把倒垃圾當作生命中
最神聖的事情
或把深夜的泡麵
化作永遠的鄉愁
然而他們沒有矯情

那種吻別
是青春和小鳥之別
還是恨鐵不成
只好啤酒肚之別呢
我們是有多愛
兵不血刃的
小確幸

還記得當歲月
風漬書一般回頭
很多內心戲
動不動就譬如:
「這是一輩子
不會再有的星期六夜晚了」
隔著火鍋
像是霧中風景
我們是有多愛

無由恐怖
無量之美
而今全都共組一鳥籠
斂翅
於柴米油鹽之間
終於我們也沒有辜負


2016年9月18日 星期日

屎尿者:追憶似沱年華

收訊不良
管路賁張的半瞑三更
用龐然意志抵抗著
所有人
夢中不斷尋找廁所,慚愧不禁
覺得世界
充滿屎尿味
 
唯獨
你是樂於替他
珍惜每張衛生紙的
甚至不惜幫他蹲馬桶
你幻想攥緊他的膀胱很久了
多想忍下他
每一泉湧之滲透啊你
 
候住脫去內褲的
不便之秘
追憶似沱年華
防汛走光。抓漏感傷
神隱少女於
那個會悄悄變成豬哥的結界——
終究你不能
照他的潔癖來排泄他
 
相接的流聲
搓圓一夜的夢露水
洶湧的情緒
清澈在分分秒秒之無絕期中
總有一滴
曾是相愛的吧
如此你便願意去死
 
以上。
是說夢中廁所
千萬別真的去上——
一旦羞恥之姿醒來
整座早晨將以巨大的沉默掩捂
因為你真的
充滿屎尿味


2016年9月12日 星期一

全城夜烤



某些強權持續在遠方
擴張烽火的日子。不知道未來
怎樣翻轉(感覺世界,詩意並無變化)
我們憂患的烤肉架
屏息著:風暴將至。他們最肥沃的
笑容,則依舊滋滋作響——有時憤怒
是這樣雖然
一切彷彿被搞得很燙,其實並沒有熟
(周遭的醬汁多麼想仰天長嘯)
月亮是幽暗凝望之中
一隻暫歇的渡禽,不堪於焚灼
光色逐漸剝落——
恍神的最後,如此孤島生活
華麗無端的刀俎
靜默之尖唳
(被誤以為,並沒有和任何人
患難與共過……)
整個夜晚的魚肉,煙霧瀰漫
終究燒紅,一種悼亡的眼神




2016年9月8日 星期四

亂世者:星星無法修復的



這亂世公民
信仰
離地幾寸

穿破汗衫
祈求被垂顧的人們
以躲避命運之雷擊
共同的姿勢
匍匐於一片漆黑底獄

這不能快轉的
夢想啊
讓我們每一秒皆體會
都徹底——

誰不是
這樣笑過,愛過
無論摘掉頭的蝦子
抑或剖去內臟的魚……

崖壁懸枝
星星無法修復的

刀尖上努力
假裝
這是靜好的
誰不是
不得不抓緊——

連最後一點
無辜
都可能失去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有人終將指認



理髮師會認得自己剪斷的頭髮嗎
松鼠會認得自己抱過的松果嗎
 
木耳也能辨識出幽谷底的嘆息……
也有專門辨識公主之吻的青蛙。呃
 
聞過同一陣花香而相識的你
畢竟交臂了
認出彼此潮濕而發現淋過同一場大雨的他

某些火山口需要分辨才知
誰正在害羞
從沒被理解的善意被指認一次
就成為畢生最輝煌的寶石

氤氳深處
隱約坐在那邊
以青春明朗之血氣
跟世界發生所有關係
被辨識出來或不被辨識都很有事
  
同樣讚頌過這首詩的鐵漢
會辨識出對方的柔情嗎
 
是淚水辨識出前世的仇恨
所以這輩子用愛相認嗎
 
耗盡萬古長夜——
還是誤闖星空
不可一世的
黑洞洞之心?
僅僅
為了等待

有人終將指認我們

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

颱風天的早晨


多年的情感
一夜通通被風吹去
芥蒂形成,歌聲消隱
連颱風自己都想
繞過災區
吃早餐

遍尋不著的子彈與內褲
無止境的
傷口
七點鐘方向
噴泉
好弱
不敢去戳它

浮夢與爛片
最後都對人生疲倦
面容朝下
任憑漂浮
於暴漲的水庫之上

暗沉建築與歪斜枝幹
掠過燭火
在颱風眼
翅膀從天使們的闊背肌
斷裂
暗湧著的哀傷
皆滿出來了

有人的吻像一隻魚翻著白肚
晨光希微

(你我之間
 一百年
也沒有人會理解的海嘯)

土石流
安靜得熠熠生輝



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雨刷


小時候
看父親開車
雨勢變大之前
父親從不輕易
使用雨刷
我們一起盯著擋風玻璃
雨點越積越毛
幾次險險以為
雨刷就要啟動了
天地混沌,前途模糊
彷彿世界已經不行了
父親還是很有耐心
不急,別輕易動用武器
矜住一種曖昧的況味——
寫詩或讀詩時
我總想起父親的教誨




2016年7月14日 星期四

嚎叫者:永不抵達的暗湧


我們需要更獨厚的關注
我們再也找不到任何一種方式
證明自己真的很特別
 
反覆點進去
皆顯示無效的畫面
那些連結
已經無法連結我們
 
關於對一個永遠消逝的世界的懷舊
與夫對彼此盟誓的
最後測試
終於都成了
一望無際時代的
海漂垃圾……
 
很廉價地
把自己的臉孔(或詩句)貼出來
奢侈地
等候別人按讚(或者不按)
說好了不悲催
還是感到淡淡哀傷
(至於
那永不抵達的暗湧
就是永不抵達的信
又是不得不信的)
 
每一天皆不知不覺
然而每一天皆像是關鍵
在這座很失控地
以為自己
不可能失控的孤島
 
我們失去的落日
都將嚎叫出來


2016年6月29日 星期三

傳訊者:微暗遠景

 
微暗遠景
關不掉的東窗事發
那個人還在透過各種方式
不斷傳訊給我

那種鋒利無遮
猶如穿牆太多次
子彈與內褲俱已破爛不堪
 
彷彿所夢之處全是漏洞
背脊也莫名透風
甚至連馬桶正中央……
喂…喂…((喂…喂))
或掩面疾走
或不怒反笑
總之一種拜託
別再靠過來的感覺
 
黃昏漸杳蚊蟲四起
古銅色肌理不再
當飛星或青苔都偷偷被掩去
金剛和戰士們皆毀壞的時刻——
 
那個人就是多年後
老去且悔恨的我自己。


2016年6月27日 星期一

致囚徒(的帝王之夜)



無辜者的噴泉
我已幾乎看不到他們的臉

那麼多細小血管在流燦
廣大的星空
顆粒無收

春花晃露……
葉尖最垂懸的夢
人生必然之下墜
彷彿喝了許多酒

任何英雄器
都經不起消磨
不甘心一輩子
如此交代過去

不得不
退回深夜
月光折戟
盔甲孤絕
暗示
最後尊嚴

軍國大事有不決者
我們的空瓶
全躺在同一張床上

有些詩句是
熟透的芭蕉
漸漸迂迴
也不減濃郁形狀

要我永遠記得你赤肉色旗幟
奔馳著紫青的花紋
獨斷
朝綱


按摩者:飛掠冥王星


——致最寂寞的趴體

滾來滾去
廢棄物之人生
要多僥倖
活到今日

躲過地震海嘯
重生於你的
指觸底下

山脈又堅挺了
雲霧再度鬆弛
心中的住持大聲
誦唱

據說
有些人只值得
你吊嘎的微笑
有些人
更值得你內褲的汗水……

按捺不住當下
我們卻也皆不知
未來如何

你的手勁
我的肌理
碰巧相逢
於這聲色城市裡的
純樸小店

如新視野號探測器
蒼茫地
飛掠冥王星

不需要問彼此
是否願意



2016年6月15日 星期三

夏日的癱瘓



1)夏日的癱瘓:

一群不敢下水的人在岸邊擊水吆喝
隱約竟也是潮浪之聲了

2)陽光黃金交叉的時刻:

那些最激烈
最壯觀的事件
例如兩個黑洞相撞
帶來久遠的
時空漣漪……

壽命很短的薔薇
堅持著——

有人疼惜否?

3)所謂抒情傳統:

隨處可買到的水果
特別飽滿,特別甜美
像是愛的幻覺
完全取決於
孤寂恰似的口吻之間

有些鹽柱卻依舊羅列
如沉靜詩行
乍看毫無預警
一回望便
誘惑了永恆

4)假掰一下:
 
真正的貴人
無須炫富
真正的感動
無須放閃
真正的安康
不求永久
真正的詩
就不用一直寫了

5)好煩:

短吻鱷般的戀人啊
無論高貴,猥瑣還是悲傷……
今夜
請務必給我一個長吻。


2016年5月26日 星期四

生日者:虛偽了全世界的派對


幽雲怪雨的
躺了一個小時
睡不著,起來拉筋
傾倒出來的願望
比奶油更軟弱
比垂蠟更不朽
(輕點啊。兄弟。慢點……)
到處都是傷口與藥瓶
蜜汁浸淫
瓊漿中
呈現膿血的悲哀
遠方的武器
從未停止擴張
火光閃閃
虛偽了全世界的派對
當人們大聲說:
「生日快樂!」
而幹
我居然便這樣哭了



吊嘎感覺


一分鐘前我不是什麼
一天之後我其實是什麼
一年之後我又能如何

我終究變成你的吊嘎
為了攀附你而存在

你最快樂的事情就是
把我脫下
(不管是你自己還是別人動手)
隨意丟棄在世界一角

晴空俯視過
夜鳥飛過
那些汗臭與髒污
只暗示了我自己的衰老

你依然年輕有梗
一花不可收拾
沿途對所有路人犯規

掩映著幽微的
肌肉與毛髮
不肯對方獨佔你的赤裸
是我最頑強的抵禦

雖然
你正與那個誰誰誰
緊緊抱擁成萬丈深淵的時候
夾泥沙以俱下
我也曾趁勢偷偷
親吻了
另一件吊嘎


2016年5月24日 星期二

不朽者:最豔麗的時刻


你想睡覺的樣子
是一座貪小便宜的
黃昏市場
明明愛睏了
卻是
最豔麗的時刻

不及兌換的吻
寂寞又湍急起來
(這段旅程是如此
寧可一個擁抱都不中
也不肯虧欠
任何一滴)
年華已逝,大勢已去
眼淚依舊必須向前

放下曾經在天使胸口
碎掉的大石
魔鬼毛茸茸的深處
竟是星空閃爍
(把你
誘進詩裡
就再不會失去你了)

我們的富有
是一無所求的
那種赤裸
甚至是歲月的閃光
所不能掠美——
愛人啊
你雖令我腐爛
我卻將使你不朽



2016年5月9日 星期一

施工者:每次你都讓我以為



鐵鎚盡情敲。水泥努力灌
電鑽聲中我們親吻
磚瓦掉落間我們擁抱
 
當怪手停在某個剎那
我們開始詠歎彼此
 
汗液浸濕闇黑閘門
月光鍍進了最深處
偉大之航路
喘息粗礪如頑石
 
鋼筋在震動。油漆在洶湧
感受每處關節
從絕情谷底折返——
每次你都讓我以為是最後一次



2016年4月27日 星期三

任由恐怖


日子沿蝕一塊肉
又一根骨頭
被滲透
豪邁的廢氣
豪邁的累

脖子纏繞
貧窮線似的
被困在地獄寫詩
「好像一輩子也就這樣了」

不需要雷電交加的表演
不需要
見不得人的斗蓬和傘
雖沒有流著一樣的血
卻願意替彼此流血

寫詩的時候
他幻想他是一個應徵者
向詩神證明他自己

雖然愈來愈憤怒地
大力拍門
但他不是一個受害者

回到江湖,回到飯店
回到鏡子前
任由恐怖
攻擊發生:

其實一輩子絕不可能
只像是現在這樣的——
明明會更老
更醜,更衰
更不要臉……

沉默之間
那些苟活的詩
正慢慢淪為經典


少子化



「你真的覺得今年
已經到谷底了嗎?
明年又會怎樣?」
 
「為何有一種每年
都到了谷底的感覺
總之真是太可怕惹……」
 
老人們還未及說完
便紛紛從博愛座站起來
他們必須讓位
給更老的人


2016年4月20日 星期三

小強

1
那夜把小強逼到牆角
突然他轉身
以一種地球上
最古老生物之威嚴
直面向我
並沒有求饒的意思

2
我們很快原諒了對方
如此懸疑與囂張,全是愛
我沒踩下去
他也別踏上來——
保持著
彼此都有一顆
純潔的心……
覺得(比遠方虛假的停火協定)善良

3
至於翻開
我的詩集
竟也躲藏著一隻小強的事情
我已不想再提
文青們花容失色……

4
一路共爬的人啊
誰說勇敢就可以
露出全部的觸鬚與汁液
蟑螂大得出奇的夜
到處是擅長以拖鞋為兵器的讀者
你我也只能是
一隻隻
打不死的小強


2016年4月11日 星期一

爆料者


一個爆料的人
今夜要用火星塞
點燃自己
儘管受困拳頭似的雨中
無畏被雷打到之風格

油門悲催到底
每顆引擎都在暴衝
笑著集氣,哭著放大絕
總之底線很多
彈藥忍住

以為驅動整座銀河系的閃光
就可以跟最羞憤的
那個黑洞重逢

以為把雲與霧攤開
就可以從被硬凹的地獄裡
重新彈出來

縱然魂飛魄散
心是一架最勇敢的
不明飛行物體啊
終究是愛的爆料,使外星人的手指
成為可能

今夜
以後的每一夜
無數火星
紀念著:
一個為了回答公理正義
不惜徹底爆掉的人


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相對的胖子


個人多肉的善良
以及發福的癡情
可能是社會畏懼之病態
文明不肯接受的腐壞
往往是更肥沃的自我

相對於日月星辰的空幻
相對更渺茫的峰頂絕景
雨水和霧的甜頭
卡在靈魂與脂肪之間
你我都是不得已的胖子

在夜夜拖磨的刀尖之上
在突然爆瘦的死亡之前
你我都是瞬間的胖子
(無論怎樣的辛酸往事
轉眼皆熱量過剩了)

相對於寂寞裡奔馳的猛士
我們只有原地盜汗的油膩感
相對於蜷縮戰爭底的瞌睡者
看似沒有臃腫的臃腫
卻正對我們撲面而來

風吹得那麼瘦
公理與正義都更瘦了
覆蓋在黑暗上面的白布
何時被掀開——
你我都是相對的胖子


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豔遇者:婆羅洲的回憶


服務生將繼續
日復一日
清理這旅館
我睡過的床
離去之後
被那個擁抱
震驚的蜥蜴
被那一吻誤觸的
蛛網
又恢復了他們的自在
儘管曾試著
融入山神的洞穴裡
假裝無事的狐蝠
並不知
如此的雲霧
竟不能有一刻停止奔湧——
每一次
(縱然那種微笑
從來也不是只對著我的)
夢醒盡頭的瀑布啊
我就這樣記住
一輩子
像被豢養已久的鸚鵡
老是因為窗外一陣微風
而懷念起
整座暴動的熱帶雨林


2016年3月4日 星期五

法海


任憑袈裟蔓延
浪濤侵入罅隙
冗長的經文
也使僧侶們心生恐懼

法海灰灰
禿而不漏
唯一的困擾就是
說好的許仙
還沒有出現

每次坐捷運都胡思亂想
白蛇吐信青蛇繚繞
必須趕快打開詩集
像是打坐
入定

奈何夜夜的峰塔
都有雷



2016年3月2日 星期三

飛鴻者


人生抵達峰頂之後
恰似一灘雪泥
爛著
 
不在乎那些演唱會
也不參與那些煙火
看似孤獨,宿命
其實偶然
勞動地閃爍著:
星空的革命並不下
於凡間

純情的庇護
仍不堪防禦日常指爪
別人算計的東西
總比我們耀眼
當你又靜定於我胸前理毛
雨跟霧一起茫茫崩落的世界啊

到處使我們想推翻的一切
也會終結你我的叛亂

吉光最偶然的
片羽寧馨
不過就是大家都在夜色裡
藏得很好
 
所以絕不任意攀折踐踏——
「我愛你」一旦開口
我們的恨
將被看輕


2016年2月23日 星期二

發條者


發條般存在著
對他們來說
大條或是小條都無所謂
反正可以上
(夠緊)就好了

時鐘的動力來源
刻苦無關跳海的壯烈
與燒炭時的靜寂
耐勞於白目和擺爛之中
不得不反覆把機械悲催

發條鳥遠方還懶叫著
發條橘子已沿途滾落
發抖的秋條的迴旋
盤踞於天頂
屏息等待
縱使暴雨的眼神
將再次截斷長長的雷電

發條般存在著
對他們來說
咻咻咻的扭力彈簧
永不鬆垮
能量耗竭時
便又想起那夜,最初
不知道誰說的:
(是不是你說的?)
「我愛你。」


2016年2月17日 星期三

很鳥者



一次猝然迸碎的尖唳,一種
太空漂逐的吻,彷彿數年前寫的
詩句,已全部石沉大海……衰弱的
風景便如此
駛向地獄

青春與小鳥,還在迷霧中
對看,所有瞇著眼淋漓的豪雨,天晴後
金屬一樣堅定。我仍願為你報銷自己
(就算發一輩子的廢文)
完成那首詩……

太陽般赤裸的胸膛
瀑布般下流的汗滴
穿過吊嘎,鳥翅般
鍛鍊的闊背肌
光陰似箭或許終將墜毀
有什麼飛馳決絕
不可辜負——

只要有一根羽毛,活著
那隻鳥就從未死去


2016年1月31日 星期日

夢遊者


關於星空的盜伐
炭火終究被人家整碗捧走
拳頭已經硬了
卻不能比夢更硬
比愛更硬
走上街頭
便不需要在意你了

於斷代的破口
刀下
人海茫茫
目睹一場場天裂
噴得到處都是汗顏
不知現在是否
就是谷底
不想承認我們的顛峰
真的好低
必須走上街頭
不用再費神抵禦你

以中指戳夜色
拈煙屁股燙月疤
孤獨且好鬥的青春
任憑飛散為迷霧
毛茸茸的胸膛
依舊遮住黎明
每當十面淚水又於臉頰埋伏——

唯有不斷走上街頭
以為已經忘記你


2016年1月20日 星期三

風颱天致父兄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隱憂。」

 
做大水彼一暝 所有的飄浪一起靠岸
我同夢中其他男子長出了髮鬚
夜夜抽長的檜木林深入雲端
我們共用一個風颱 目屎像落雨
昔日港邊的船隻 一一被打醒
衫褲淡糊糊 加添心稀微
啊 你們創造對流強勁的慾望 卻未嘗賜予庇蔭
 
天星粒粒明 行到寂靜的深更
討好不了任何人
山路突然變成懸崖 運命親像斷線風吹
向大海致敬的胸肌遠去了 花謝落土不再回
繁華攏是夢 不然要幹嘛
天色漸漸光 不然要幹嘛
這便是人生的難題嗎 可以用詩抵抗嗎
 
獨以暴風雨為背景 縮住翅膀
到如今孤鳥猶原是這呢寂寞
荒涼街道深處 透暝無睏的月娘
扶不起哪些酒醉的行船人
硬頸的島嶼 不可觸的背骨
父兄啊誰來撤下你們的盔甲和斗篷
 
風眼依依不捨 再看自己一次
歲月無限多個深谷已經過去
生者的驚駭中 憂鬱由花岡岩切割而成
我們的無頭戰駒啊我們不得不泛舟的氣概
甘是男性傷心傷心的所在


2016年1月13日 星期三

雪後


 初老
總是一覽無遺的樣子

保持
神秘穹頂
彩繪玻璃
需要
多少瓶瓶罐罐?

歪樓的預感
顯示為骨質疏鬆
被世界遺忘
在一座孤獨的冰山上
雪後難行也是有的

總有情濃的
血氣故事,循環
良好著
某些片刻的自我
對春天的野菜
特別感到赤誠
也是有的

鏡前
枯藤朽樹
如露亦如電
帶著慈悲
便會一再重新
發現
對方的美——

老得這樣好看
(忘路之遠近)
何須回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