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7日 星期三

很鳥者



一次猝然迸碎的尖唳,一種
太空漂逐的吻,彷彿數年前寫的
詩句,已全部石沉大海……衰弱的
風景便如此
駛向地獄

青春與小鳥,還在迷霧中
對看,所有瞇著眼淋漓的豪雨,天晴後
金屬一樣堅定。我仍願為你報銷自己
(就算發一輩子的廢文)
完成那首詩……

太陽般赤裸的胸膛
瀑布般下流的汗滴
穿過吊嘎,鳥翅般
鍛鍊的闊背肌
光陰似箭或許終將墜毀
有什麼飛馳決絕
不可辜負——

只要有一根羽毛,活著
那隻鳥就從未死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