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豔遇者:婆羅洲的回憶


服務生將繼續
日復一日
清理這旅館
我睡過的床
離去之後
被那個擁抱
震驚的蜥蜴
被那一吻誤觸的
蛛網
又恢復了他們的自在
儘管曾試著
融入山神的洞穴裡
假裝無事的狐蝠
並不知
如此的雲霧
竟不能有一刻停止奔湧——
每一次
(縱然那種微笑
從來也不是只對著我的)
夢醒盡頭的瀑布啊
我就這樣記住
一輩子
像被豢養已久的鸚鵡
老是因為窗外一陣微風
而懷念起
整座暴動的熱帶雨林


2016年3月4日 星期五

法海


任憑袈裟蔓延
浪濤侵入罅隙
冗長的經文
也使僧侶們心生恐懼

法海灰灰
禿而不漏
唯一的困擾就是
說好的許仙
還沒有出現

每次坐捷運都胡思亂想
白蛇吐信青蛇繚繞
必須趕快打開詩集
像是打坐
入定

奈何夜夜的峰塔
都有雷



2016年3月2日 星期三

飛鴻者


人生抵達峰頂之後
恰似一灘雪泥
爛著
 
不在乎那些演唱會
也不參與那些煙火
看似孤獨,宿命
其實偶然
勞動地閃爍著:
星空的革命並不下
於凡間

純情的庇護
仍不堪防禦日常指爪
別人算計的東西
總比我們耀眼
當你又靜定於我胸前理毛
雨跟霧一起茫茫崩落的世界啊

到處使我們想推翻的一切
也會終結你我的叛亂

吉光最偶然的
片羽寧馨
不過就是大家都在夜色裡
藏得很好
 
所以絕不任意攀折踐踏——
「我愛你」一旦開口
我們的恨
將被看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