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豔遇者:婆羅洲的回憶


服務生將繼續
日復一日
清理這旅館
我睡過的床
離去之後
被那個擁抱
震驚的蜥蜴
被那一吻誤觸的
蛛網
又恢復了他們的自在
儘管曾試著
融入山神的洞穴裡
假裝無事的狐蝠
並不知
如此的雲霧
竟不能有一刻停止奔湧——
每一次
(縱然那種微笑
從來也不是只對著我的)
夢醒盡頭的瀑布啊
我就這樣記住
一輩子
像被豢養已久的鸚鵡
老是因為窗外一陣微風
而懷念起
整座暴動的熱帶雨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