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7日 星期三

任由恐怖


日子沿蝕一塊肉
又一根骨頭
被滲透
豪邁的廢氣
豪邁的累

脖子纏繞
貧窮線似的
被困在地獄寫詩
「好像一輩子也就這樣了」

不需要雷電交加的表演
不需要
見不得人的斗蓬和傘
雖沒有流著一樣的血
卻願意替彼此流血

寫詩的時候
他幻想他是一個應徵者
向詩神證明他自己

雖然愈來愈憤怒地
大力拍門
但他不是一個受害者

回到江湖,回到飯店
回到鏡子前
任由恐怖
攻擊發生:

其實一輩子絕不可能
只像是現在這樣的——
明明會更老
更醜,更衰
更不要臉……

沉默之間
那些苟活的詩
正慢慢淪為經典


少子化



「你真的覺得今年
已經到谷底了嗎?
明年又會怎樣?」
 
「為何有一種每年
都到了谷底的感覺
總之真是太可怕惹……」
 
老人們還未及說完
便紛紛從博愛座站起來
他們必須讓位
給更老的人


2016年4月20日 星期三

小強

1
那夜把小強逼到牆角
突然他轉身
以一種地球上
最古老生物之威嚴
直面向我
並沒有求饒的意思

2
我們很快原諒了對方
如此懸疑與囂張,全是愛
我沒踩下去
他也別踏上來——
保持著
彼此都有一顆
純潔的心……
覺得(比遠方虛假的停火協定)善良

3
至於翻開
我的詩集
竟也躲藏著一隻小強的事情
我已不想再提
文青們花容失色……

4
一路共爬的人啊
誰說勇敢就可以
露出全部的觸鬚與汁液
蟑螂大得出奇的夜
到處是擅長以拖鞋為兵器的讀者
你我也只能是
一隻隻
打不死的小強


2016年4月11日 星期一

爆料者


一個爆料的人
今夜要用火星塞
點燃自己
儘管受困拳頭似的雨中
無畏被雷打到之風格

油門悲催到底
每顆引擎都在暴衝
笑著集氣,哭著放大絕
總之底線很多
彈藥忍住

以為驅動整座銀河系的閃光
就可以跟最羞憤的
那個黑洞重逢

以為把雲與霧攤開
就可以從被硬凹的地獄裡
重新彈出來

縱然魂飛魄散
心是一架最勇敢的
不明飛行物體啊
終究是愛的爆料,使外星人的手指
成為可能

今夜
以後的每一夜
無數火星
紀念著:
一個為了回答公理正義
不惜徹底爆掉的人


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相對的胖子


個人多肉的善良
以及發福的癡情
可能是社會畏懼之病態
文明不肯接受的腐壞
往往是更肥沃的自我

相對於日月星辰的空幻
相對更渺茫的峰頂絕景
雨水和霧的甜頭
卡在靈魂與脂肪之間
你我都是不得已的胖子

在夜夜拖磨的刀尖之上
在突然爆瘦的死亡之前
你我都是瞬間的胖子
(無論怎樣的辛酸往事
轉眼皆熱量過剩了)

相對於寂寞裡奔馳的猛士
我們只有原地盜汗的油膩感
相對於蜷縮戰爭底的瞌睡者
看似沒有臃腫的臃腫
卻正對我們撲面而來

風吹得那麼瘦
公理與正義都更瘦了
覆蓋在黑暗上面的白布
何時被掀開——
你我都是相對的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