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7日 星期三

任由恐怖


日子沿蝕一塊肉
又一根骨頭
被滲透
豪邁的廢氣
豪邁的累

脖子纏繞
貧窮線似的
被困在地獄寫詩
「好像一輩子也就這樣了」

不需要雷電交加的表演
不需要
見不得人的斗蓬和傘
雖沒有流著一樣的血
卻願意替彼此流血

寫詩的時候
他幻想他是一個應徵者
向詩神證明他自己

雖然愈來愈憤怒地
大力拍門
但他不是一個受害者

回到江湖,回到飯店
回到鏡子前
任由恐怖
攻擊發生:

其實一輩子絕不可能
只像是現在這樣的——
明明會更老
更醜,更衰
更不要臉……

沉默之間
那些苟活的詩
正慢慢淪為經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