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6日 星期四

生日者:虛偽了全世界的派對


幽雲怪雨的
躺了一個小時
睡不著,起來拉筋
傾倒出來的願望
比奶油更軟弱
比垂蠟更不朽
(輕點啊。兄弟。慢點……)
到處都是傷口與藥瓶
蜜汁浸淫
瓊漿中
呈現膿血的悲哀
遠方的武器
從未停止擴張
火光閃閃
虛偽了全世界的派對
當人們大聲說:
「生日快樂!」
而幹
我居然便這樣哭了



吊嘎感覺


一分鐘前我不是什麼
一天之後我其實是什麼
一年之後我又能如何

我終究變成你的吊嘎
為了攀附你而存在

你最快樂的事情就是
把我脫下
(不管是你自己還是別人動手)
隨意丟棄在世界一角

晴空俯視過
夜鳥飛過
那些汗臭與髒污
只暗示了我自己的衰老

你依然年輕有梗
一花不可收拾
沿途對所有路人犯規

掩映著幽微的
肌肉與毛髮
不肯對方獨佔你的赤裸
是我最頑強的抵禦

雖然
你正與那個誰誰誰
緊緊抱擁成萬丈深淵的時候
夾泥沙以俱下
我也曾趁勢偷偷
親吻了
另一件吊嘎


2016年5月24日 星期二

不朽者:最豔麗的時刻


你想睡覺的樣子
是一座貪小便宜的
黃昏市場
明明愛睏了
卻是
最豔麗的時刻

不及兌換的吻
寂寞又湍急起來
(這段旅程是如此
寧可一個擁抱都不中
也不肯虧欠
任何一滴)
年華已逝,大勢已去
眼淚依舊必須向前

放下曾經在天使胸口
碎掉的大石
魔鬼毛茸茸的深處
竟是星空閃爍
(把你
誘進詩裡
就再不會失去你了)

我們的富有
是一無所求的
那種赤裸
甚至是歲月的閃光
所不能掠美——
愛人啊
你雖令我腐爛
我卻將使你不朽



2016年5月9日 星期一

施工者:每次你都讓我以為



鐵鎚盡情敲。水泥努力灌
電鑽聲中我們親吻
磚瓦掉落間我們擁抱
 
當怪手停在某個剎那
我們開始詠歎彼此
 
汗液浸濕闇黑閘門
月光鍍進了最深處
偉大之航路
喘息粗礪如頑石
 
鋼筋在震動。油漆在洶湧
感受每處關節
從絕情谷底折返——
每次你都讓我以為是最後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