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9日 星期三

傳訊者:微暗遠景

 
微暗遠景
關不掉的東窗事發
那個人還在透過各種方式
不斷傳訊給我

那種鋒利無遮
猶如穿牆太多次
子彈與內褲俱已破爛不堪
 
彷彿所夢之處全是漏洞
背脊也莫名透風
甚至連馬桶正中央……
喂…喂…((喂…喂))
或掩面疾走
或不怒反笑
總之一種拜託
別再靠過來的感覺
 
黃昏漸杳蚊蟲四起
古銅色肌理不再
當飛星或青苔都偷偷被掩去
金剛和戰士們皆毀壞的時刻——
 
那個人就是多年後
老去且悔恨的我自己。


2016年6月27日 星期一

致囚徒(的帝王之夜)



無辜者的噴泉
我已幾乎看不到他們的臉

那麼多細小血管在流燦
廣大的星空
顆粒無收

春花晃露……
葉尖最垂懸的夢
人生必然之下墜
彷彿喝了許多酒

任何英雄器
都經不起消磨
不甘心一輩子
如此交代過去

不得不
退回深夜
月光折戟
盔甲孤絕
暗示
最後尊嚴

軍國大事有不決者
我們的空瓶
全躺在同一張床上

有些詩句是
熟透的芭蕉
漸漸迂迴
也不減濃郁形狀

要我永遠記得你赤肉色旗幟
奔馳著紫青的花紋
獨斷
朝綱


按摩者:飛掠冥王星


——致最寂寞的趴體

滾來滾去
廢棄物之人生
要多僥倖
活到今日

躲過地震海嘯
重生於你的
指觸底下

山脈又堅挺了
雲霧再度鬆弛
心中的住持大聲
誦唱

據說
有些人只值得
你吊嘎的微笑
有些人
更值得你內褲的汗水……

按捺不住當下
我們卻也皆不知
未來如何

你的手勁
我的肌理
碰巧相逢
於這聲色城市裡的
純樸小店

如新視野號探測器
蒼茫地
飛掠冥王星

不需要問彼此
是否願意



2016年6月15日 星期三

夏日的癱瘓



1)夏日的癱瘓:

一群不敢下水的人在岸邊擊水吆喝
隱約竟也是潮浪之聲了

2)陽光黃金交叉的時刻:

那些最激烈
最壯觀的事件
例如兩個黑洞相撞
帶來久遠的
時空漣漪……

壽命很短的薔薇
堅持著——

有人疼惜否?

3)所謂抒情傳統:

隨處可買到的水果
特別飽滿,特別甜美
像是愛的幻覺
完全取決於
孤寂恰似的口吻之間

有些鹽柱卻依舊羅列
如沉靜詩行
乍看毫無預警
一回望便
誘惑了永恆

4)假掰一下:
 
真正的貴人
無須炫富
真正的感動
無須放閃
真正的安康
不求永久
真正的詩
就不用一直寫了

5)好煩:

短吻鱷般的戀人啊
無論高貴,猥瑣還是悲傷……
今夜
請務必給我一個長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