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9日 星期三

傳訊者:微暗遠景

 
微暗遠景
關不掉的東窗事發
那個人還在透過各種方式
不斷傳訊給我

那種鋒利無遮
猶如穿牆太多次
子彈與內褲俱已破爛不堪
 
彷彿所夢之處全是漏洞
背脊也莫名透風
甚至連馬桶正中央……
喂…喂…((喂…喂))
或掩面疾走
或不怒反笑
總之一種拜託
別再靠過來的感覺
 
黃昏漸杳蚊蟲四起
古銅色肌理不再
當飛星或青苔都偷偷被掩去
金剛和戰士們皆毀壞的時刻——
 
那個人就是多年後
老去且悔恨的我自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