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雨刷


小時候
看父親開車
雨勢變大之前
父親從不輕易
使用雨刷
我們一起盯著擋風玻璃
雨點越積越毛
幾次險險以為
雨刷就要啟動了
天地混沌,前途模糊
彷彿世界已經不行了
父親還是很有耐心
不急,別輕易動用武器
矜住一種曖昧的況味——
寫詩或讀詩時
我總想起父親的教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