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

颱風天的早晨


多年的情感
一夜通通被風吹去
芥蒂形成,歌聲消隱
連颱風自己都想
繞過災區
吃早餐

遍尋不著的子彈與內褲
無止境的
傷口
七點鐘方向
噴泉
好弱
不敢去戳它

浮夢與爛片
最後都對人生疲倦
面容朝下
任憑漂浮
於暴漲的水庫之上

暗沉建築與歪斜枝幹
掠過燭火
在颱風眼
翅膀從天使們的闊背肌
斷裂
暗湧著的哀傷
皆滿出來了

有人的吻像一隻魚翻著白肚
晨光希微

(你我之間
 一百年
也沒有人會理解的海嘯)

土石流
安靜得熠熠生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