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4日 星期四

海嘯患者


1
人間
深似
一天的地獄
潮浪
未知的
海嘯患者
與幻想的
病痛
在沙灘上
嬉戲

2
一望無垠的暗示中
千碼之外的夢魘
是一塊強壯的方糖
(純淨,特甜
非常容易犯罪)
從高處墮落
島嶼盡處,斷代的杯底
炙鬱且苦
努力融入漩渦
化作洪流

3
前方厭倦的懸崖
險渡每一夜的慾望
橫流
四方疾苦
是否有所回應

當煙火開始上升
所有星星安靜下來——

浪得虛名者
也實在是
浩浩蕩蕩了些

4
海龍王的浪
也有千百種叫聲吧
暗礁傷痕累累
荷爾蒙滿到喉結
意外逼出了原形:
冬日清晨的大海
他孤獨
蒸騰的澡堂

5
身體髮膚拼湊一隻筏
黃昏揚長而去
太空開始沉沒
雄心壯志
就算已在海平面底下
深夜
又聽見一男子在街心
歇斯底里大喊:
「你到底有沒有愛我啊……」

如果你真有才華——

衰頹的髮線和崩壞的肚臍
都會原諒你



2016年11月20日 星期日

呵呵


生平沒什麼才華
大風大浪間渾然無事
微微的哀感來襲
鮪魚肚忽然隆起
我們只好呵呵

幸福就是呆坐沙發上
與影集對看
冒著甜美氣息
感受彼此發出的罐頭笑聲……
我們只求呵呵

花光自己造的貨幣
墮落自己彩繪的旗
神主或邪祟皆一樣頗呵
所謂意味不明之人生
越來越想哭的時候
衛生紙紛紛黏稠地死去
誰不是呢(覺得安慰)
儘管你我只能呵呵

當詩歌已經無法給予庇護
爛到杯具呵
衰到發爐呵
以及鏡中一種不能抵擋的眼神
便再度破折老去呵——
據說都是為了配得上
這個偉大時代啊
呵呵,只要我們呵呵



都說


都說不能隨地小便
某些戰慄的尿意
卻帶給世界溫暖

都說不可任意吐痰
某種寂寞的分泌
也煙火一樣豔麗

都說此生
或是笑到肚破腸流的小日子
或是哭到有罪釋放的大時代
然而
真正熱愛的歌何嘗輕易?
真正喜歡的詩何嘗僥倖?

火雲邪神般的高溫
雪藏一種漫長的凜冬
重點是你的眼睛
正看著我——

閃電交叉的指尖
迷霧浮動的脂肪
(什麼都不需多說)

趁熟門熟路的時候
我摸過你
你摸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