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0日 星期日

都說


都說不能隨地小便
某些戰慄的尿意
卻帶給世界溫暖

都說不可任意吐痰
某種寂寞的分泌
也煙火一樣豔麗

都說此生
或是笑到肚破腸流的小日子
或是哭到有罪釋放的大時代
然而
真正熱愛的歌何嘗輕易?
真正喜歡的詩何嘗僥倖?

火雲邪神般的高溫
雪藏一種漫長的凜冬
重點是你的眼睛
正看著我——

閃電交叉的指尖
迷霧浮動的脂肪
(什麼都不需多說)

趁熟門熟路的時候
我摸過你
你摸過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