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0日 星期日

呵呵


生平沒什麼才華
大風大浪間渾然無事
微微的哀感來襲
鮪魚肚忽然隆起
我們只好呵呵

幸福就是呆坐沙發上
與影集對看
冒著甜美氣息
感受彼此發出的罐頭笑聲……
我們只求呵呵

花光自己造的貨幣
墮落自己彩繪的旗
神主或邪祟皆一樣頗呵
所謂意味不明之人生
越來越想哭的時候
衛生紙紛紛黏稠地死去
誰不是呢(覺得安慰)
儘管你我只能呵呵

當詩歌已經無法給予庇護
爛到杯具呵
衰到發爐呵
以及鏡中一種不能抵擋的眼神
便再度破折老去呵——
據說都是為了配得上
這個偉大時代啊
呵呵,只要我們呵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