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絕情谷底



感覺所有
刺青和傷疤
已經安靜下來
能見度更差了

一一按他們讚
然後逐漸回收
紅塵滾滾
血汗淋漓
細碎的折磨

高聳入雲的房價
我們都受困
絕情谷底

(倘若突然
生鮮區流淚
謝謝你明太子)

你應該是有事
跟我一樣
鐵石心腸
藏於最卑微無望的胸口
往日情懷總是
帶有一種娘味……
卻是為了認證
合格的
金剛們的低泣

我應該是有病
跟你一樣
各方起底
不為人知的航線
深夜海上巧遇
若有似無的大翅鯨
那是我們的靈魂
在替彼此噴水

(倘若突然
管制區流淚
謝謝你三太子)

每天醒來
彷彿凶案現場——
惡夢中
累積千年灰塵
還要白頭偕老
真的很恐怖!
但我們都學會笑了


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

密雲感覺


是那種盯著服務生
直到他誤以為我
有什麼需要
遂趕緊望向別處——
然後又轉回來
偷看的午後

儘管並未接觸
已然有了感覺
想和一個城市發生關係
就要企圖逛進它
眼神的小巷弄

沒人知道的時刻
某種大力金剛
曾經
穿過胸膛
攥緊了心臟……

遺夢般
靈異,潮濕的氣味
我的整座空城
遂如暴雨
按摩過一般鬆軟


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有記憶以來
就想睡覺

那些夢
一顆顆
都像化石了

泥沙俱下的時候
不覺得
意志
真的很令人懷念嗎

然而宣稱喜歡你的人
閃過鉛錘似的鼾聲
是可能中途離開的

誰不是有幾條繩子
纏在頸間

瓦斯
如海上濃霧
顯影月光的藥性:
愛到不成人形
或終於化成人形

被利刃撫慰著
稀釋著

泥沙俱下的時候
所有指爪
都消蝕
血肉
皆模糊……

卻不覺得
自己就是瀑布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一生


起飛後
機長說話了
他的聲音年輕且憨厚
卻猶如神諭
宣布著
你我未來的命運
 
我們確實歷練了一些夢境
醒來身旁
消失的旅行者
其實只是乍然
移到遠方
更好的座位
 
漫長的航行,憑窗悄悄
稱王的午後
深情凝視自己的臉
宛如菩薩的雲朵
卻不飄臨
 
苦行者為什麼苦,厲鬼為什麼厲?
曾經毛髮很暖皮膚很好
胸膛很厚……獨斷天真的盲目確信
彷彿大鵬鳥那樣盤旋地
接近
一個偉大帝國的心臟

發生於晝夜交易的朦朧時段
一生懸命那盞小燈
突然幻滅
(繞道手術與極地之旅全然相同)
不得不學會,溫馨地
欣賞恐怖片——
 
啊啊,一陣此起彼落的尖唳
刀在咽喉
(那些亂流的迴響
僅是感傷特價,自卑免稅時
難以避免的破漏……)
田園詩一般
美麗的廢墟裡
被發明的黑盒子:幻想
糾結著——
最後怎樣的骨灰
比較閃亮耀眼?
 
無限繞圈之後
淚水與汗水沖刷出的嶙峋
於降落前
(暗示的咳嗽聲均被輕輕忽略)
我們都按捺
不住想成為那個
偷偷啟動手機訊號
解開安全帶
最先拿到行李的人
 
然後用一生的失憶
默默掩飾著
自己感到無聊
但外人皆以為很有趣的旅程


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每天都在膨脹


每天都在膨脹
好像一直等誰來收割
 
襯衫不紮,皮帶不扣
為硬撐的內褲
感到難過
 
生活在絕崖之上
逐漸變禿,肥大
下垂,失禁……
 
總是擔心哪裡有洞
鎮日在風裡
一種淫蕩的感覺
 
醺醺的,不一定醉
蹦蹦的,不一定跳
 
腳底卡著砂礫
忍了一千次
才哭出聲
 
壓抑我的
不是那些暗礁
 
天空的胸膛似乎
還用雲掩飾得好好的
 
以為有什麼,更
澎湃要來
其實一切都結束了


2017年2月17日 星期五

那些山頭就要落雪


(天涼了,再不久
那些山頭就要落雪
到時便是
冬日的詩了)
 
約莫是某個豔陽天吧
泳裝明明
甜美微涼
卻有突然發生的沉船
 
接著喝口咖啡,再談談
這些年來暴雨中
不得已的支撐
意外成為戰士
 
沒禮貌的繼承者說
更喜歡你年輕時的模樣
你且掩映你自己的
不跟他們爭辯了
 
無論是怎樣
窘迫的靈感
最後都得學會
直面星空
 
執戈雄偉的間隙
儘管讓他們
誤會你的平原
錯過你的縱谷——
 
來自遠洋的波浪前
本無需炫富
更不用告解
 
微善到巨惡都如流
何必阻擋
彼此源源不絕的暗湧
最底下總有一些真愛吧
 
沒禮貌的繼承者
把文明沖入馬桶後
卻無語了
 
你也不去抵禦
那些海嘯般的故意——
 
不久之後
所有的山頭就要
一一落雪了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深秋的漿糊


深秋的神思
漿糊的意態
拉肚子也成樂趣

曾經蜜餞過的窗
花枝過的夢
諸神也只是短暫
時代的風沙
吹成的一坨形狀

當詩不再是詩
他就變成了
那斜雨的一截
隔夜茶
敗壞,酸臭

滿眼盡是秋風的剃刀
再帥再美的誰
難免有鼻毛
不小心
竄出的此刻……

小人也可能
帶來核彈般的感動
因為不斷悲催
而有了靈魂

忽然覺得自己是被祝福的
爆炸也幾乎
在同一瞬間

遠方盔甲般的同類
鬆餅似的氣味
問你敢不敢
塗抹果醬
親吻他

冰檸檬水那樣稀微
折射的末日
已經來過了
也沒有任何人發現。

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意外的花


寒日的一種
不慍不火
熟睡小鳥之徹底

穿過了雪中風衣
抵達另一胸襟
懷想著
打赤膊那一晚

每個人都有
不為人知的寶藏
螢火蟲似的
閃爍透光
入夜後
就被自己的良心
發現:

意外的花
開了
竟帶來傷悲
(不是你
想要的那朵)

這花卻依然
如此血豔
什麼都不知情
痴痴為你盛放

像是世界上
最美麗的一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