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深秋的漿糊


深秋的神思
漿糊的意態
拉肚子也成樂趣

曾經蜜餞過的窗
花枝過的夢
諸神也只是短暫
時代的風沙
吹成的一坨形狀

當詩不再是詩
他就變成了
那斜雨的一截
隔夜茶
敗壞,酸臭

滿眼盡是秋風的剃刀
再帥再美的誰
難免有鼻毛
不小心
竄出的此刻……

小人也可能
帶來核彈般的感動
因為不斷悲催
而有了靈魂

忽然覺得自己是被祝福的
爆炸也幾乎
在同一瞬間

遠方盔甲般的同類
鬆餅似的氣味
問你敢不敢
塗抹果醬
親吻他

冰檸檬水那樣稀微
折射的末日
已經來過了
也沒有任何人發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