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每天都在膨脹


每天都在膨脹
好像一直等誰來收割
 
襯衫不紮,皮帶不扣
為硬撐的內褲
感到難過
 
生活在絕崖之上
逐漸變禿,肥大
下垂,失禁……
 
總是擔心哪裡有洞
鎮日在風裡
一種淫蕩的感覺
 
醺醺的,不一定醉
蹦蹦的,不一定跳
 
腳底卡著砂礫
忍了一千次
才哭出聲
 
壓抑我的
不是那些暗礁
 
天空的胸膛似乎
還用雲掩飾得好好的
 
以為有什麼,更
澎湃要來
其實一切都結束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