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有事


——金聖嘆:「我亦不知其然,然而於我心則誠不能自已也。」


努力假裝健康
掩飾那些病
於是顯得很有事

停停歇歇
縱使前途遍布火山口跟地雷
也要堅定地
手甩絲巾
在夢土上奔跑

不想承認的
毛茸茸的善良
晚秋之田疇
黝黑的肌骨
蘆花和水鳥的盤旋
啊啊
愛與傷之失衡

多年後再見到
第一句話是:
「你怎麼變這樣?」

轟轟的坦克
吻著自我的泥濘
一再捲土重來
一再被輾斃

黑雲一艘接一艘
(也還在懸崖上啊
那些萬念俱灰的深夜
遙憶冬日小火爐之事)
以為拼命鍛鍊
像是火冒出煙來
我們終會快樂……

每個早晨忍不住
一再惺忪,對著鏡頭
露出肚臍
(不是風
是脂肪在動)

「你怎麼變這樣?」

感覺很有事的片刻
於是歌詠人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