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

弱小之作



1
那個夏天的記憶
巨幅油畫裡
最後一個下午
風非常大
各色衝浪板
往一座霧島衝去
 
獨你
深陷寒流底
不合時宜
著一件
斷袖
薄衫
 
孤僻青少年
倚坐在旋轉木馬上
任憑多年長夢
繞成謎團
盔甲和劍
斑駁著……
 
所謂路過的王子
雄偉的讚……
你本是神
挨近薄暮的
弱小之作
 

2
那充血的眼睛
是最後的軍隊
那真正龐然的國度
也都夢想過
一個真正的人……
 
以非常幽微的顫音
包裹身體
(挨近薄暮
弱小之作)
想確認
心的存在——
因為那就是全世界
那就是最強大的王座…… 

「但這種事情
不會稍縱即逝嗎?」
 
凍雨灑窗
連死神之眼
亦有眼神死的時候——

「如果是真愛
就不會。」


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有事


——金聖嘆:「我亦不知其然,然而於我心則誠不能自已也。」


努力假裝健康
掩飾那些病
於是顯得很有事

停停歇歇
縱使前途遍布火山口跟地雷
也要堅定地
手甩絲巾
在夢土上奔跑

不想承認的
毛茸茸的善良
晚秋之田疇
黝黑的肌骨
蘆花和水鳥的盤旋
啊啊
愛與傷之失衡

多年後再見到
第一句話是:
「你怎麼變這樣?」

轟轟的坦克
吻著自我的泥濘
一再捲土重來
一再被輾斃

黑雲一艘接一艘
(也還在懸崖上啊
那些萬念俱灰的深夜
遙憶冬日小火爐之事)
以為拼命鍛鍊
像是火冒出煙來
我們終會快樂……

每個早晨忍不住
一再惺忪,對著鏡頭
露出肚臍
(不是風
是脂肪在動)

「你怎麼變這樣?」

感覺很有事的片刻
於是歌詠人生


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絕情谷底



感覺所有
刺青和傷疤
已經安靜下來
能見度更差了

一一按他們讚
然後逐漸回收
紅塵滾滾
血汗淋漓
細碎的折磨

高聳入雲的房價
我們都受困
絕情谷底

(倘若突然
生鮮區流淚
謝謝你明太子)

你應該是有事
跟我一樣
鐵石心腸
藏於最卑微無望的胸口
往日情懷總是
帶有一種娘味……
卻是為了認證
合格的
金剛們的低泣

我應該是有病
跟你一樣
各方起底
不為人知的航線
深夜海上巧遇
若有似無的大翅鯨
那是我們的靈魂
在替彼此噴水

(倘若突然
管制區流淚
謝謝你三太子)

每天醒來
彷彿凶案現場——
惡夢中
累積千年灰塵
還要白頭偕老
真的很恐怖!
但我們都學會笑了


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

密雲感覺


是那種盯著服務生
直到他誤以為我
有什麼需要
遂趕緊望向別處——
然後又轉回來
偷看的午後

儘管並未接觸
已然有了感覺
想和一個城市發生關係
就要企圖逛進它
眼神的小巷弄

沒人知道的時刻
某種大力金剛
曾經
穿過胸膛
攥緊了心臟……

遺夢般
靈異,潮濕的氣味
我的整座空城
遂如暴雨
按摩過一般鬆軟


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有記憶以來
就想睡覺

那些夢
一顆顆
都像化石了

泥沙俱下的時候
不覺得
意志
真的很令人懷念嗎

然而宣稱喜歡你的人
閃過鉛錘似的鼾聲
是可能中途離開的

誰不是有幾條繩子
纏在頸間

瓦斯
如海上濃霧
顯影月光的藥性:
愛到不成人形
或終於化成人形

被利刃撫慰著
稀釋著

泥沙俱下的時候
所有指爪
都消蝕
血肉
皆模糊……

卻不覺得
自己就是瀑布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一生


起飛後
機長說話了
他的聲音年輕且憨厚
卻猶如神諭
宣布著
你我未來的命運
 
我們確實歷練了一些夢境
醒來身旁
消失的旅行者
其實只是乍然
移到遠方
更好的座位
 
漫長的航行,憑窗悄悄
稱王的午後
深情凝視自己的臉
宛如菩薩的雲朵
卻不飄臨
 
苦行者為什麼苦,厲鬼為什麼厲?
曾經毛髮很暖皮膚很好
胸膛很厚……獨斷天真的盲目確信
彷彿大鵬鳥那樣盤旋地
接近
一個偉大帝國的心臟

發生於晝夜交易的朦朧時段
一生懸命那盞小燈
突然幻滅
(繞道手術與極地之旅全然相同)
不得不學會,溫馨地
欣賞恐怖片——
 
啊啊,一陣此起彼落的尖唳
刀在咽喉
(那些亂流的迴響
僅是感傷特價,自卑免稅時
難以避免的破漏……)
田園詩一般
美麗的廢墟裡
被發明的黑盒子:幻想
糾結著——
最後怎樣的骨灰
比較閃亮耀眼?
 
無限繞圈之後
淚水與汗水沖刷出的嶙峋
於降落前
(暗示的咳嗽聲均被輕輕忽略)
我們都按捺
不住想成為那個
偷偷啟動手機訊號
解開安全帶
最先拿到行李的人
 
然後用一生的失憶
默默掩飾著
自己感到無聊
但外人皆以為很有趣的旅程


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每天都在膨脹


每天都在膨脹
好像一直等誰來收割
 
襯衫不紮,皮帶不扣
為硬撐的內褲
感到難過
 
生活在絕崖之上
逐漸變禿,肥大
下垂,失禁……
 
總是擔心哪裡有洞
鎮日在風裡
一種淫蕩的感覺
 
醺醺的,不一定醉
蹦蹦的,不一定跳
 
腳底卡著砂礫
忍了一千次
才哭出聲
 
壓抑我的
不是那些暗礁
 
天空的胸膛似乎
還用雲掩飾得好好的
 
以為有什麼,更
澎湃要來
其實一切都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