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4日 星期六

浮浪與共



一朝醒來
重新擱淺於
廣闊,無所牽掛的
清晨
窗外日常淡淡
喝著
特大號
世界上所有的海
都與這根吸管相通似的
永遠喝不完的
一種寧靜

微風穿過雲霧
不介意他們
刷牙洗臉了沒
鳥鳴和晨光
輕顫著
原來
也與我們的心
沒有邊界……

一切又是
前所未有的了

2013年12月13日 星期五

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你會死



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你會死
我甚至在你臉上看到了希望
花葉晃著,鳥鳴唱著
陽光燦爛成平淡無奇之姿
與世界通聯著

沒想到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談話
你覺得已經痊癒了
不需要吃藥了
聽起來你的人生正要開始
原來你早已準備結束
窗外的美景縱然繼續運轉一千年
也不再使你任何片刻動心了

全身中箭過的回憶之小鹿
斑點掩飾著無數沉默的意味
我知道我們不能怪你
就像你也不怪我們
那些碎片與傷害
終究來不及光芒四射噼啪作響
順利突變成犄角

當你逆著千萬人的方向
孤獨往前走
我們卻沒有在你身邊
你在那一刻並沒有想到我們——
世局兩好三壞,無數高飛犧牲的什麼
你選擇將一切接殺

或許你正看著眾人為你哭泣
我們和你真的都盡力了
揮棒落空之處
你的宇宙
怎是誰說了算
就讓不了解的人去臆測吧
金融風暴,恐怖主義,世界末日
活著的人關心的事
都顯得不重要了

島嶼斷代,純黑且苦
遠方的逼逼聲一如往常
彷彿暗示著
再撐一下,再撐一下就可以
通過那閘門了
我真的一度在你臉上看到了希望……
嘆息如迷霧,淚眼如殞星
你的甜味漸漸消散於夜色中
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你會死

哀悼蟲豸

1
朝陽初昇
情慾最盛之時
那純潔不可忽視微微發亮
突然聚集
於窗外像是我們原本充滿意義的
愛情
生命是種恐怖主義
當你全心全意飛向我
我竟然隨隨便便
打死了你

2
無論迷霧裡是否大雄寶殿
亂撞之處是否小鹿犄角
你是那首耿耿於懷想要
吸取我魂魄的情詩
一滴血彷彿也有幸福形狀
欲以生生世世之短促
嗡嗡飛過
萬古長夜
然而黑暗裡輪迴的掌法
卻一再失手
將我們擊斃

3
不知為何還不睡
希望你記得今晚
翅膀拍動聲音的幻覺
是我毛茸茸一團夢境
翻身越嶺
為你脫去盔甲,掩住刺青
到鳥的遠方去
到心的遠方去
到達最遠最遠
一瞬之間
也能完全地安靜

是誰不顧這神秘,照樣打下去

4
晴光瀲灩的我們
明明是純潔的
任何吸吮
應該宛如蝴蝶採蜜
莎樂美
一般看著那顆蘋果
然後狂吻
靈感之顱——
是我們為了創作自己的不朽
朝彼此最脆弱之處
開天闢地



2013年12月11日 星期三

核爆少女



「春暖花開,溪河化凍……」
少女人緣很好
因為只跟大家談論天氣

旌旗遮日,兵甲漫天
少女永遠機伶:
啊你說什麼政治?
今天天氣很好耶
啊你說什麼經濟?
寒流已經過去了啦(啾咪)

少女不賣火柴,也不親吻青蛙
情詩亦已不是
夜鶯的歌聲
卻一日一日莫名腫脹

「春暖花開,溪河化凍
曙色中,一萬個擱淺的空保特瓶
海嘯的信念增強了……」

有誰知道
少女每晚都對著鏡子
那核能般
乾淨、環保的微笑
怒舉中指



恍神少女


長期
被恍神保佑
少女忘了
自己
空杯一般
蕩蕩的
每天
醒來
便恍如
隔世
全然透明
些微漣漪
都是蜂蜜
些微反光
都很鋒利
猶如
隨便一恍
潑濺
出來的詩句
每當那些恍惚
自燃
而墜毀的片刻
再次恍然
明白
多年來的星空
也只是個杯具
沒有任何
神蹟
充滿
一直被偷偷
膜拜著的
真的很神
就是少女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