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9日 星期六

這樣斷代



我很沒天良地笑了
你很有正義感地哭了
有人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而他們是等不到了

他不再說他的信仰了
你怎麼也不能愛了
我們是用盡一輩子
也抵不過別人一晚的了

火蛇環繞之沉睡者
夢變得好小好髒
神情哀戚遇見
夜冷霜重的彼此
大家都無從選擇了

暴雨前的數根青筋
撐住整座街頭的遊行
撂倒我們的人,卻動搖不了的
心:那被以為不復存在的
深淵巨物——

我們都沒有
再可以辜負了

2014年11月25日 星期二

在這裡



就坐在這裡
一點一滴
沙漏一樣的
落花,微雨,魂魄
對那棵無言的衰草說:
「應該要昂首吻你一下
現在你比我們還高了」

就支撐在這裡
盛夏的晨光,隆冬的雲
那些謠言飛羽繼續漫天
不斷地交接
安安靜靜
保持自己的完整
不忍青春小鳥崩解
最難將息的是
廣場萬頭熱汗中有我們的夢想
牆上斑駁的海報裡有我們的夢想
街頭一隻流浪狗往前跑的方向
有我們的夢想

而我們深陷在這裡
黃昏爆胎
血紅地最後一瞥
就倒在這裡
像一根最尖銳的鉚釘
讓煙霧自由地消散
讓黑夜無情地凝結

碾過我們的什麼早已經遠去了



2014年10月26日 星期日

有疾

鬼祟下午,平靜廁所,悲情流水聲
一切都變得難以想像
我那有著夢幻體態的愛人
竟然長了痔瘡

當然我也必須愛他的痔瘡
這件事情註定如此
沒得商量

我們手牽手
來到了醫生面前
訴說泣血之馬桶
多麼壯烈的青春意外:
「你願意永遠保護他
也保護他的痔瘡嗎?」
「你願意給他以及
他的痔瘡
一輩子幸福嗎?」

事已至此
我是愛他的
況且我也已經致富
當初不也就是他童叟無欺
聽懂了我的鼾聲雷動
親吻了我深坑之口臭
決意共枕一雙
一生不變其氣節的香港腳?

飛來飛去的愛神
下好離手,就是一輩子
(不管西門町小弟弟或者織女座大星雲的旅行
都是一樣)
這件事情註定如此
沒得商量


2014年8月23日 星期六

在深夜裡任性


並肩躺在戰場上的身體
眼神和嘴唇之為武器

這些肌肉不會變成你的
那隻猛獸可惜不是他

祈求各自的神
守候不同的流星
手榴彈一樣被炸碎在相同的遠方
後來,就真的全都無所事事了

坦克壓過之後
每一片草葉都孤單

冰山在深夜裡
任性融化
回到最初一角的感覺
男孩們的眼眶裡都有淚

今夜,又是誰會來晚點名?

黑暗之心中
對彼此的想念
是唯一發光體


2014年7月24日 星期四

失眠者


月光下刻意的海水淡化
躺在床上的暗礁
若有似無
每日的洗洗睡
輸到脫褲
不准哭
 
夜夜的孤寂險峻
不知何時投降
所有人都降了
連白旗本身都降了
終究不願
向這世界繳械——
愛好和平而不得不
成為暴民
 
短短一生
彷彿吃了炸藥
雷池潰決過
花火洞燒過
沿途拼命路過
只為了不斷
不斷把戰線拉到最長——
 
雲狂雨驟之間
被閃電
不悔紋身的鳥
勳章是堅挺的
烙印於至深處
不肯被那些風聲
擊落
 
受傷的角
懸在半空
天色又亮了
 
這天
失眠者依然有夢
然後呢——
落日和旭日
是兩顆眼睛
從不能休息

2014年7月13日 星期日

不斷炊的少女



你是一個斷糧
不斷炊的少女
你是空杯的魅影
你是油霧的佔領
搞得到處都是
膨脹的甜點起飛的蛋餅
你在那種鍋頂
戰火的菜色崩壞的廚房你的初吻
讓所有人猝死
夢中的湯汁為誰傾倒
胸膛的瓦斯爐為誰點燃
你就是任何衰朽的果園
都懷念的無限量供應
用蒸籠般的眼神
令魔鬼爆漿替天使突沸
卻不能飽食其終日啊啊啊
你是一個斷糧
不斷炊的少女


2014年7月9日 星期三

激情


天佑蒼生
最後一夜的激情
心如猛虎的獵物們
煙火與哨音一起奔馳

喜歡了就全部脫光光
感動了便全部交出來
彷彿就要
發明新世界——

一不小心
大選就結束了
也不過在一天之內
在一秒之內

(天堂與地獄
共用著同一張選票啊)

疑雲重重
掌聲與槍響皆飛去
廣告看板,相挺太久
真的疲憊了

偶然凝神
路過戒備的公園
就是那種
無意間的仇恨
笑聲難聽

(天堂與地獄
共用著同一張選票啊)

揮舞過的旗幟
震懾過的廣場
大夢魂結中
人們猶情似無憾地
呼喊著

而一不小心
大選就結束了

2014年7月4日 星期五

淋浴概念



那愛人——
眾水不能熄滅
土石流也不能淹沒
形跡參差於發情的衛浴設備
從他喉結哼唱的肥皂泡
四散的程度
揣想那花雪的擺幅
煙火之動盪

那磁磚一望無際的馬賽克眼神
毛髮如水草翻轉
浴巾似鯨豚騰空
巨大成夢的軍艦鳥展翅疾翔
英挺著胸膛
對鏡告解
向馬桶祈禱
那種雄壯威武
並非肌肉可以衡量

整艘浴缸
整座窗外的風雷與閃光
也不自覺驚退了幾步
從此是一片不畏海雨的嶙峋
為那因坦誠
而冒犯了全世界的赤裸——
這罪人啊
眾水不能熄滅
土石流也不能淹沒


2014年6月26日 星期四

重口味少女



淡淡
瑟縮於葉尖的
自重少女
在洞裡
隨電腦螢幕暗去
一日又將凋零

每天少女獨特的花朵
只在重口味中盛開
每一次呵呵
都逼使
疑雲密佈的生活
綻開一小裂隙

若問及過去
每一程重巒疊嶂的冒險
連自己都覺得
有被微微醺到
每一回低頭嘆息
那些來不及遮罩的部分
也都是草蛇灰線
氤氳千里

是這樣的
重於森林泰山
重於尼斯湖水怪
少女不得不
隆重的口味
只能日夜輕輕
柔柔的
等誰自投
前來一吻

刺青少女


差點崩潰的時刻
像是琥珀
突然被永遠定格
變成了少女的刺青
刺在一處
不復見的結界
那是
峻嶺上的松針
越刺越縹緲越稀薄
那是
岩層底的金脈
幽暗中兀自綿延不絕
那也是
水鳥
滲下一滴透徹的淚
與混濁的河水道別
因愛美而體無
完膚
徒留血跡
穿越密林和荒野
濃霧中離去
身上有精靈和螢火蟲的聚集
那種刺青
本不在詩歌和地圖之中
微神似的傷口
疏通著全宇宙的邪惡
純淨,富有
無人理解
僅是街頭匆匆一瞥


2014年6月21日 星期六

路倒少女


像一幅浮世繪
躺在那裡

未嘗不想浮誇或浮躁
浮濫或浮華
亂夢一堆之後
終於浮不起來

無論礁岩的疤痕
擱淺的體溫
只要無人發現
少女的存在
就是一首沒有讀者的詩

彷彿世上所有人
都拿到了不在場證明
除了少女自己

癡等著誰
用枯枝,撥開眼中那片夜空
這裡的深淵
很多星星




2014年5月28日 星期三

於戰死者的名單上



整個早晨畸斜著,醒來
聞到自己發出異味
(花落知多少?)
知道昨夜
又死了一次
未嘗不想像是整脊一樣
修復那條海岸線
(日久變形之夏……)
被打腫臉的抒情詩之深淵
雨水只能在河面
眷戀不去
誰能預料當初
為青春而登基
而今卻皆成流浪漢
虛幻季節裡的排名
陽光不斷墜毀
於望遠鏡頭內
天空顫動、萎縮
(某風笛
奮起吹奏
某吸管
也用力吸)
我羞於啟齒的
無數棕背紅尾
之徒勞
屢屢為了閃避捕鳥器
而死傷
於溫暖的恆春地帶……



蔥之(馬賽克)



今夜
猛烈濃密
今夜
又回到了最初的感覺
今夜
蒸氣與油光
今夜
刀俎或魚肉
今夜
你是哪根
()

今夜
我要大吃一頓
今夜讓我寫完
全部的詩
今夜的革命
大家都是一樣地
瞬間即逝
就在今夜使一切
激動落淚
捨棄自己
變成彼此夢中的
那根
(    )

2014年4月1日 星期二

已哭(無淚)



忙著健身的時代
國家卻更弱了
(拖著行李
不敢回頭看
許多先行者
匍匐過的
坎坷路)
而「國家」——
這古老的概念
則更弱

去精神病院拜訪
崩潰者
趁還沒被逼瘋之前
到加護病房探望
衰竭者
在還沒被氣切之前——
你累了嗎
整座島嶼的倦意
跟千百萬人的
疲於奔命
真的無淚了

每日默默
被修理
好像什麼
都該修理
都壞掉了
一切都壞透了——
凹凸不平的內心啊
(路邊一陣
突然箭起的酸風
偷偷射眼)
遠方又有
不知道的誰
在替我們跌倒了

2014年2月28日 星期五

永無止盡的秋葵



今夜又在吃秋葵了
最近因為特別沮喪
所以吃了很多秋葵
感覺自己就是秋葵
一截截毛茸茸的斷指
依然乖順虛寒
讓你厭惡
於餐桌上孤伶伶一角
比海葵更遙遠
連葵瓜子都不如
想起你吃秋葵反胃的往事
終究不是你的菜
注定了我們的分離
今夜又在吃秋葵了
受傷後很快就黑掉了
(雖然你說過你最美的時刻
就是被我寫詩告白的時刻)
此後一輩子我的沮喪
既粗且濃
我的秋葵
又能怎樣呢
為了愛你
把自己卑微橫切
宛如一顆一顆小星星
雖無燦爛閃光
也難掩
雲夢透明的黏液
大澤為你隨時湧現……
今夜又在吃秋葵了
永無止盡的秋葵。



年獸


歲歲年年失之不可復得的
我們的狩獵又到此結束了
四海昇平你何不熊抱我
國泰民安你何不品吻我
春滿乾坤萬物噴湧
為了痴等你興旺內心的牲畜
衣冠楚楚可憐守歲到青春陣亡
從這一年蹀踱至另一年
風調雨順你怎在我窗前翻滾
萬事如意你怎在我夢中嚎叫?
花開富貴相互吞併
金玉滿堂集體崩盤
靜凝過龍之山寺,煙消於行之天宮
親友們團團圍住的陣仗
把我的獸性鎮壓著
不能承受的祝賀
無法抵擋的恭喜
你曾來過,又悄悄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