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9日 星期六

這樣斷代



我很沒天良地笑了
你很有正義感地哭了
有人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而他們是等不到了

他不再說他的信仰了
你怎麼也不能愛了
我們是用盡一輩子
也抵不過別人一晚的了

火蛇環繞之沉睡者
夢變得好小好髒
神情哀戚遇見
夜冷霜重的彼此
大家都無從選擇了

暴雨前的數根青筋
撐住整座街頭的遊行
撂倒我們的人,卻動搖不了的
心:那被以為不復存在的
深淵巨物——

我們都沒有
再可以辜負了

2014年11月25日 星期二

在這裡



就坐在這裡
一點一滴
沙漏一樣的
落花,微雨,魂魄
對那棵無言的衰草說:
「應該要昂首吻你一下
現在你比我們還高了」

就支撐在這裡
盛夏的晨光,隆冬的雲
那些謠言飛羽繼續漫天
不斷地交接
安安靜靜
保持自己的完整
不忍青春小鳥崩解
最難將息的是
廣場萬頭熱汗中有我們的夢想
牆上斑駁的海報裡有我們的夢想
街頭一隻流浪狗往前跑的方向
有我們的夢想

而我們深陷在這裡
黃昏爆胎
血紅地最後一瞥
就倒在這裡
像一根最尖銳的鉚釘
讓煙霧自由地消散
讓黑夜無情地凝結

碾過我們的什麼早已經遠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