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

鬆餅男孩


在最裡面的房間
顛覆你的杯具
滿溢幾種笑場時分
 
午後常有個幻覺:
你便是那個幻覺
迷迭且慵懶
烘焙著一切不可烘焙的
 
天天在鏡前
堅持原味
泳褲曬痕的孤寂中
追逐盔甲一樣的肌理
 
心底的果醬
風和日麗
你的餅其實很鬆
很多夢
總是奶昔般融化
 
只為
有朝一刻緊緊
被愛的唇舌抱擁
廢墟般
長期孤獨反光的
什麼因此
慢慢癒合了
 
還有……嗯對
誰說此生沒有
遠大理想——
 
淋上蜂蜜
就是一輩子


2015年12月25日 星期五

清晨不知


清晨不知如何是好
似有真氣亂竄
篝火熊熊玄冥之夢
還在邪惡地
吻著

站在消波塊那樣感覺
從浮游生物
化為人形
遠洋漸漸隱逝

床單也漩渦
微波爐也憤怒
粉狀沖泡物的疙瘩
也含淚頓悟

昨夜渡輪上
天各一方
徐徐擦過之一弓
滿口虛謊


2015年12月15日 星期二

逆旅者


感覺視窗外流過一些液體
少年時代便結束了

作為象徵的
微醺的觸鬚
進入曠野的帳棚
持續保育著幻想
與犄角之垂直

人生最吉光的片羽
往往心裡有鬼
自己的冤魂
自己超渡——
海濱的回憶
是風浪砌成的

黃昏時分
電動推刀
勇敢迴旋的
最後修飾
整座星空
漸漸與眼神平行

對夢來說
它釀的酒還如此年輕
淚流滿面就成了海面

曾經能夠張揚
卻如浪花間的飛鳥
默默羞赧的事跡……
遠方有閃光
以海豚輕輕躍過

不及跟上
遊覽車的人
將永遠留在原地

水手概念


戰艇結實
誤闖浪人胸懷
 
太平洋到處
暗示之眼神
桅杆聳立,海景充血
撩亂甲板
 
約好一起賞鯨
風帆撐大了
什麼鳥都有
 
確認彼此暗礁
一探傳說中的海馬和海溝
病情動盪
瞬間成為海嘯

惟某些脆弱
是迷霧,是沉船
是無法與他們分享的
汽笛聲……
 
一條灰茫茫的天際線
你我的斯芬克斯
被以永恆的
黃金比例
切割
 
多年的水母漂啊
多麼需要一個
父兄的擁抱

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

休眠者



是嚴冬
開始屠城的日子
連一小滴滲入後頸的雨點
也成了屠刀
漫天氣球空飄遠
幾根深情的橄欖枝
被放過各種不解釋的鴿子
於是天就黑了
騰起的星空
躲匿著全宇宙最空虛寂寞
覺得冷的魂靈
任何一條意味深長的小徑
都想拿來鑽木取火
縱沒有遠航員的胸襟
也無自殺武士的腹肌
風尖處
總有人
自以為純喀什米爾
羊毛圍巾
將世界偷偷裹緊
如果真是愛情
就會知道





2015年11月3日 星期二

今日硬碟運轉緩慢



遂有了回到古代
等待夕暮漸斜的悠然
反正什麼也不能做
索性便傾心於你的折磨

重新用夢
發現蜷曲於額角暗處的秘密
孤獨微波多年
以為不再記得他們名字

並非因為比較疏於相互按讚
就代表我們愛的光影
掩映動盪比別人少了

唯有可以信賴的人
值得擁有那些神廟與古堡的鑰匙
值得限時專送內容空白的信
值得在高速開車途中突然緊閉雙眼

別忘了優雅參加葬禮
何時才能像你那樣致哀
對鏡輕聲說出弔唁的話
慘絕的青春戰後
再來全是斷垣折戟

是什麼阻止
天使再次流動
有些作品
從來不急著揮發
儘管可以靜置
沉澱
至最終末日

儘管傾心於從今而後
硬碟運轉
越來越緩慢


2015年10月6日 星期二

未亡者


1
整理自己詩作
彷彿窺視亡靈

然則地獄底層
繼續派人
來索詩

2
希望詩神輕煙離去時
被回收的金斧銀斧
那月光下消散的二三頭肌
我都是清楚知道的……

就像是我死了                                                
也不願不明不白
不要多年後灰燼裡仍是
痛苦扭曲的臉

3

真是世界上
最容易的事情
但若要把詩寫得夠好了
才可以

就是最困難的







夢見一起到荒島上去


——給學妹的一個建議。

於是便夢見一起到荒島上去
據說只能攜帶三樣東西
某些怨念就不能保存了
某些愛與擁抱,真的,也太重了
此刻無論免洗內褲,小熊維尼
特大號霜淇淋
都有讓我們當場落淚的感動
雖然曇花一現的冬季限定便當
情婦的身份,品管不良的劣質神燈
未必不美好
此生的多功能
眼看就要一閃而逝
在只能攜帶三樣東西的荒島上
什麼都可以是純潔的
無聊想像的電幻光線,神秘的痣
不知名動物糞便等等
連失戀也是,死亡也是
所以學妹,當心底大雪,有數千航班因而取消
你遠不止如此我們遠不止如此
不如夢見一起到荒島上去

2015年9月30日 星期三

遺族


留下來的
都是遺族
完全靜止
長出青苔
令人尷尬

繞圈疾走
燃成火炬
淚如雨下
再回不到
失事現場

監禁毆打
化膿破裂
間隙不容
活下來的
全是遺族

日出刀尖
日落垂懸
血流不止
追憶如注
不敢去死


2015年9月9日 星期三

遺書


——每個自殺者,都是被自殺的。

相思的生靈塗炭是極黑
童軍繩的位置是極佳
刀尖上的氣息也頗溫暖
藥力漂浮著,天色快要亮
它不知曉它所帶來的冰涼
絕望的拍門聲
胸口曾經試圖插入鑰匙旋轉
鏡子裡角度剛好,微笑著
把戰爭全部結束
使你不再是我的惡魔
逼自己成為他們的天使
花都盛放了,遠處奏著管弦
做好夢的人群究竟無法理解吧
某種平靜慢慢被燒得通紅而終於作響
但願有人開始懂得同情
我此生最後一個念頭


2015年8月28日 星期五

初老者


偶爾洗好澡
也會暫不想穿衣服
靜靜躺著
彷彿剛來這個星球
最初的模樣
 
按時打電話給父母說沒事
有些事情淡淡難以解釋
(在前人濃稠的庇蔭下
我們都是不肖子孫)
知道彼此都沒事
已經是最好的事了
 
所謂年少痴狂
(不是說無人應該
乖乖走進夜色?)
練成了驚世絕技之後
也就這樣
卑微地活著

卻總有一道
最隱私的疤痕
曾經想像
如果不是
與這樣的靈魂
共度晨昏……

2015年8月26日 星期三

老狗

1
小時候覺得
陽光的慷慨
是無限的
不覺得
弄壞玩具的次數
是有限的
那些超短的夏天
一生能舔吻的配額
彷彿皆用盡了
都是因為有人
曾讓你誤以為愛
沒有極限
 
2
你無法再等
任何主人了
搖尾和狂吠都疲憊了
毛髮脫落,渾身臭味
世界即將出現新的寵物
回首黃昏衰色
幻想還慵懶在床上
依然裝可愛得像來亂的一樣
卻已沒有親切之喝斥
打屁股的溫柔手
 
3
蚊蠅飛著,傷口紅腫
閉上眼睛
你是睡了,仍忍不住
流下眼淚
追悔昔日遊樂園
深擁過的那位小男孩
一夜一夜
好不容易又夢見
那誠懇愛憐之一瞥——
卻只是又被
拋棄了一次

2015年8月16日 星期日

壯遊者


暑期最後殘餘
少年鮮豔的質地
天色晚了有點涼意
(連比中指都很可愛的青春遠去了
連罵幹都很帥的年代也湮滅了)
懷念黃昏的古銅胸膛
懷念每日晨光的溫豆漿

想當初
烈火熊熊
未嘗不是一個正派經營之人
大翅鯨般緩緩迴旋
使夜有所夢
撥開鬍鬚
內心廣場一片光明坦克
信步走在教堂路上
怯生生靠近天使
不讓那些淚水靠近
偶爾高舉雙臂
伸伸懶腰,彷彿也
向至高處尋找和諧……

然而對一名宅男來說
每次終於決定
從電腦前
起身去上廁所
就是一次偉大的壯遊了
(好吧其實只是個
小本經營的人)

偶爾也憶起當年
最後的油門
踩下之後
唉呀
一生總有
黯傷失聯
但好想合唱的臉
有人是天菜
有人卻是天然呆
才明白
這世界太厚而對我們太薄
(你摸了他他不一定要摸你)

冷得城府很深的節慶
某些陽光的
大好牧場
水光接天,橫槊賦詩
噴火龍一般對望
羔羊似的躺在床上
動不動
露出胳肢窩
人生便這樣一瞬,羞怯
(連比中指都很可愛的青春遠去了
連罵幹都很帥的年代也湮滅了)

暑期最後殘餘
少年鮮豔的質地
有人是天菜
有人卻只是天然呆
(哈哈哈你看看你)
懷念黃昏的古銅胸膛
懷念每日晨光的溫豆漿
才明白
世界太薄
而其實已對我們太厚
幾十寒暑之不堪壯遊
濃縮而成的小小宅男
不需要任何幸福
來拯救


2015年8月3日 星期一

有一種平常人



有一種平常人
比明星還耀眼
他們因為完全
不知自己的閃爍
而閃爍著

有一種平常人
並不擅長自傷
他們未嘗不明白
就算自殺了
也不會使一切
變得與眾不同

無論地震海嘯核爆末日
皆阻止不了
他們的平常
所以必須更努力地致敬
更庸碌地抄襲——

呃。每一個平常人
在最初
都曾是被喜歡過
被殷切期盼
不平凡的孩子



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

按讚學



按讚也是要趁早的呀
來得太晚的話
快樂也不那麼痛快了

然而一直以來都是
天涯與海角互按
讚!
其實無法消滅孤獨

按了太多
大家皆疲憊了
讚都不讚了

想到臉書上相親相愛按讚的
與人潮中看你不順眼罵幹的
可能都是同一人

有些事情
像是詩
永遠只會得到比較少的讚

越是空無一物的
暗黑時代
越難抵擋
壯觀的集體按讚
彷彿流星雨……

墜毀之後
誰還記得
發生了什麼?

還好
你的每個讚都按得好深
按得好特別
按在別人按不到的地方

2015年7月22日 星期三

迫降者




是誰曾花一樣
羞在花前
月一樣閉在月下

人生迫降之時
是誰仍覺得我
值得一次擁抱

風縱使好心
再把我吹回從前
發現你們全不在了

每個黃金時代
也都有他們的
黃金救援時間
一旦會錯意

就是漫漫的
萬古長夜



2015年7月14日 星期二

記仇



——為所有年少的恨事而作


熱氣孵化地面的垃圾
車窗外有大舉逃亡的夢
一種無可玷污的意志
正學習如何順利醒來
變成一個殺手……
 
每日100次俯地挺身
200次滲血的詩
每一吋肌肉的魔幻,都要越來越寫實
「你在和我說話嗎?」
其實我們沒有表面看來,那麼和諧……
 
深埋在自己的胸廓之間
一群戰慄的狙擊者
寂寞是永遠射不出的子彈
年紀輕輕,便獨有了仇恨……
 
一些粗糙的戰火,將臉孔漸漸磨損
無數青春啊無數的我
獻祭於霸凌無盡之帝國傳說
向下淪亡時最後一次悲壯凝視:
墜毀之前,被迫以重力加速的憤怒
死命掐住諸神的咽喉……



2015年7月11日 星期六

樂園


那些持續在火中奔跑的
讓我們以淚水澆熄
會不會有一天跟你在擁抱裡巧遇
你的傷都癒合了
疤痕淺淺的
感動依然那麼深邃
 
會不會有一天跟你在鏡頭前巧遇
你不再夢魘了也不用忌諱了
你知道你已經太努力
無須再向任何人說對不起
也終於肯原諒了自己
 
會不會有一天跟你在音浪節奏裡巧遇
這次沒有尖叫的烈焰,遍野汗滴與涼泉
青春無敵的人們無憂無慮地
用力搖晃著整座盛夏
晚風中,諸神仍舊美好慈悲……

火光會沉入時間的沼澤
眼神濕濕的
會洗淨星空
親人,戀人與路人
命運的刻蝕畫
會各自垂懸
在所有最脆弱的願望裡……

我們會不會有一天
在真正的樂園
重新巧遇


2015年6月10日 星期三

饕餮者


母親總說:一生能開伙的次數
是有限的
他了解小籠包渴望衣不蔽體
明白滷豬腳湯汁依然可掬
卻不希望我去海邊啤酒肚
也不要我在野地上鬆餅
 
麻糬般蜷縮的假日午後
母親有時簡直女巫
盯著我的臉表示:「你胖了……」
幽幽予致命一擊
 
母親往往講得油飛煙散
青菜蘿蔔
又糟了一個糕
但他不可能不知情:
我握壽司的手也曾
打了蘋果派的槍
 
老愛叮嚀:
所有挫折都不會是最後一個
(除了死,我們最後的佛跳牆)
兒子啊有些人只被炸一次
便雞排了一輩子
母親總是令人震驚
 
母親知道我不會永遠那麼幸運
那些碳烤都是一致的
血色寧靜
追求泡麵跟追求炒飯
卻是不同熱情
那種集體蚵仔煎的優雅
後悔經常也是突然發生的事
冷掉的貢丸湯啊
還好兒子你現在應該是在遼闊的大海之上
 
母親預言:有一天有人將坐香蕉船去找你
彈珠汽水似的笑
互相浪蕩著
到時如果不喜歡棗泥
便喜歡蓮蓉吧
可惜母親不明白——
我是熱鍋巧遇小鮮肉
只要一匙橄欖油微火爆香蒜末
忽然就理直氣壯了啊
 
身處動不動淋上蜂蜜的黃金聖代
脂肪低調奢華,甜筒險峻矗立
感謝那顆星
像母親
童年偷偷塞給我的糖果
陪伴我無數夜晚
旁逸淡出
 
一生能開伙的次數
是有限的
最艱難的片刻,才漸漸懂了
(一尾龍蝦
從涼拌沙拉的夢中跳醒)
但願人生真如母親所說:
哎呀,忍不住落淚時
就喝杯木瓜牛奶



2015年5月19日 星期二

他不參加詩歌節



(賴比瑞亞葬禮上的雲朵,澳洲多處森林大火
信眾們趕著日出前到恆河浸浴冥想)
他不參加詩歌節
他不願讓他的人(龍捲風吹襲倖存者,
意外誕生於馬桶裡的嬰兒被拯救)
代替他的詩出席
他不朗誦他的詩
他不覺得他的喉嚨更有資格
代表(示威群眾向防暴警察投擲燃燒彈)
他的詩發聲
(被厚冰完全覆蓋的汽車,
滿月正高掛里約熱內盧基督像身後)
他不解釋他的詩
(一頭大象被火車撞倒
一隻小海豹逃過鯊魚的血盆大口)
他不想使你以為他比你更懂他的詩——
除了詩,他也曬棉被,拉屎
和惡人幹架……
(一名巴勒斯坦女孩坐在變成廢墟的家中
默默進食)
他不需要假裝他跟你
有什麼不同

2015年5月12日 星期二

縫身

——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洞滋洞滋。織織復織織
(我欲與君相織……)
就在這斷代
最尖銳處。(被孤獨滋養)
遊魂如織
(愛是這樣的亂針——)
被洞穿的榮幸
宿命相縫
你我
是彼此的織物了——
洞滋洞滋。盤絲穿行
從此心不能隨便滾轉
魂魄不能任意翻捲
(共嬋娟千里的眼神
也共此燈燭的血光)
織織復織織
我們的小說
跟詩都是
多縫的
這寂寞的合體啊
(冬雷震震夏雨雪。)洞滋洞滋——
共一塊肚腩的害羞
對鏡如此自肥
也共一灘甜汗的暗湧
相滴如此自戀
織織復織織。穿針流星魅惑著
(山無陵亦動搖)
引線煙煙繚繞著
(江水為竭也不止)
這孤寂宇宙的混紡
如此強大,決絕
洞滋洞滋。無視結石,壁癌,膿瘍
我們的巍峨和猥褻
被縫在一起
(花紋交疊,奮起毛球)
任額角牴觸
獸毛,性器的氣味敗壞著
任夢的係數膨脹
青筋暴起
而皮屑凋盡
(不愛了——
也是這樣的暗刺)
回首已是滿身的
海枯與石爛
(心再不能隨便滾轉
魂魄再不能任意翻捲)
上邪!
就相縫在此
最尖銳的斷代——
洞滋洞滋。織織復織織
一線
懸命






註: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文(Texte)的意思是織物(Tissu)」。


2015年5月6日 星期三

顯微極遠十四行


★★★★★★★
★★★★★☆☆★★★★★★★★★★
★★★★★★★★☆☆
★★★★★★★★★★★


★★★★★★☆★☆☆★★★★
★★★★★,★☆☆★★★★★★
★★☆☆☆★★★★★★★★★


★★★★★★★★★★☆
★★★★☆「★★★★★★」
★★☆☆★★★
★★★★★★★★☆★★——


★★★★★★★★★☆★
★★★☆★★★★
★★★★★★★☆★,☆★★★★★★★


註:
以上的星星壯闊幽深
請自備放大鏡、顯微鏡、望遠鏡
陽光、空氣、白日夢與口水
因為專注
所以燎原

2015年5月2日 星期六

不正鯨



通緝犯與大雄
沿著怎樣的海岸線
才能相遇
工人寫怎樣的徵友詩
才能
跟整座銀河系焊接
當沒關係的浪花
弄濕了
很重要的犄角
性感的精神
病院若隱若現
是我的不正鯨

每晚入睡前
崎嶇彷彿預感
災難的來臨
歪邪才能握住的武器
躺著也中槍的愛情
青鳥最萬全的準備
就是流星
不做任何準備
謝謝你們!
掩護我的不正鯨

重訓和重訓之間
人微言輕
相隔萬重山
仍有不得不的核爆
有些詩是快閃了
為了化猥瑣為感人
有些未能完工的A夢也是
明明已經看見
眼睛裡孤獨的海嘯
卻只能假裝那不過
不過也是一種
不正鯨


2015年5月1日 星期五

夏至


相遇是這樣
一種稀有金屬
忽然燦爛
硬起來的質地
閃光不能稍止:
是你以浪花之眼
將我鍛鍊成礁岩——
原以為
注定從此一輩子
被蓋布袋的
幽暗絕望之前
一陣從十九層地獄趕來的
深情的感覺
超展開的窗簾
被眺望的永恆
別捻熄這座海——
彷彿夏天的那個
最長的時候
快往窗外看啊
從今以後都只會更短了





2015年4月22日 星期三

多想有一夜山雨



從容宴笑
也傷神
漫長而晦暗
也有真心的日子
說不盡的一切
也只能懶散地歪斜
油彩斑駁
機關腐朽且官僚……
多想有一夜山雨
來勾銷
縱使破碎與飛濺
也不忘撐傘
浪蕩一番
憋著酒氣和尿意
夜半起義的霧靄
莫非什麼人
來託夢的殘骸
乾旱之島
豈止握拳見血
火燒樓的哀愁裡
也謝謝那些水窪
及時收容了
刀光與劍影
縱然花燥唇枯
縱使額頭炙苦無盡
也從不放棄想像
一起在未來
(那美好無核無霾的未來啊)
雨後的草地
無憂地牽手緩步
無礙地前行


2015年4月9日 星期四

迫。擊。砲


每個人。多少。都有
一點。強迫症。像是
迫。擊。砲。有時。是被迫
這樣怎麼可以。好羞恥。啊不行啦
有時。卻自己。強迫。自己
美麗的。砲火。碰碰。忍不住
敲叩。多年前。被關上的門
深夜裡。強制取詩。反覆檢查
句子。和。句子。之間的。鎖
不讓。瓦斯或。靈光。外洩
格格不入。又自成一格。非把
每一次。萍水。相逢。都強迫
成千載。難逢。
第三百七十二次。開燈
神燈精靈。始終。沒有現身(窘迫。有時
竟是。一隻小。強。。。)而那座。夢中
迫降過。的峰頂。熾熱的。眼神。卻從此
時時。刻刻。必須。完美地。與祂的雪線
對。
齊。
每個人。的。迫擊砲。多少
都有。一點。強。迫。症
當所有。定時。炸彈的倒數。被暫停了
晨光中。發凍的。手指。泡沫和淚水
憑空而至。那是。什麼。正被寂寞
反覆。清洗。俯瞰日夜。庸碌的。港灣
美。麗。的。砲。火。碰。碰
知道。自我的。海嘯。從未
稍。有。一。瞬。平。息。。。。。。

掩映者




我信你
是美的
儘管廣場一角你正小
宣洩……
                                        
你引起的遐想
是那麼美,萬頃
金波澄澈
宛如迷惑著自己
 
嘿,你的成人
就像是嬰兒的殘留物
那麼美
 
堅挺似神話
一立定,即是
永恆
雕塑之美
 
讓每個人忍不住
追悔
多年前虛掩的
童年時刻
那種虔誠
許願的美
 
當心底旋轉不休的
銅幣
真正靜了下來
發現人生
哪裡來的
噴泉與小浪
 
原是
陽光純潔之間
你正輕縱
一閃邪念……

好美




註:致尿尿小童和他的同志們。

2015年4月7日 星期二

雲端漫遊


有那樣一分鐘
此世界的風景
只有你按了讚,只有我說了算
讓我們享受,這寧靜的片刻:
明明很胖卻靜靜瘦著
這樣老依然那麼年輕
自拍,需要對自己
同情地赦免——
因為下一瞬間,所有的人
就要湧進來了










2015年1月20日 星期二

傾倒窗外所有的雨聲



你來了
你總是令人期待
像是這個夜晚的雨聲
我是喜歡聽的
那種安眠的雨聲
響著夢被縱放進來的音效
讓所有感的噴泉與牛奶
每一次小浪仍那麼新鮮
這雨多麼像你
突突然地威了
如鯨腔裡的小木偶
不斷挺脹紅鼻
不知哪一天
將忽忽然地萎了的
我的人生真相
因為你的雨聲
而幻想
而茁壯
而擋住這些暗礁似的夜
設若用一輩子的幽微渡口
深藏之雨
百年後
終被挖掘出來
人們一定聽明白了
那種激流似的夢的聲音
是接近真愛的
每個夜晚
是無數鉅著,詩篇或色片的
一次片羽復一種吉光
這樣帶著奴性
又勾引著帝王似的輝煌                 
穿越無數險峰與冥谷
傾倒窗外所有的雨聲
卻又永不弄濕
為了掩映
某個重點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