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8日 星期五

初老者


偶爾洗好澡
也會暫不想穿衣服
靜靜躺著
彷彿剛來這個星球
最初的模樣
 
按時打電話給父母說沒事
有些事情淡淡難以解釋
(在前人濃稠的庇蔭下
我們都是不肖子孫)
知道彼此都沒事
已經是最好的事了
 
所謂年少痴狂
(不是說無人應該
乖乖走進夜色?)
練成了驚世絕技之後
也就這樣
卑微地活著

卻總有一道
最隱私的疤痕
曾經想像
如果不是
與這樣的靈魂
共度晨昏……

2015年8月26日 星期三

老狗

1
小時候覺得
陽光的慷慨
是無限的
不覺得
弄壞玩具的次數
是有限的
那些超短的夏天
一生能舔吻的配額
彷彿皆用盡了
都是因為有人
曾讓你誤以為愛
沒有極限
 
2
你無法再等
任何主人了
搖尾和狂吠都疲憊了
毛髮脫落,渾身臭味
世界即將出現新的寵物
回首黃昏衰色
幻想還慵懶在床上
依然裝可愛得像來亂的一樣
卻已沒有親切之喝斥
打屁股的溫柔手
 
3
蚊蠅飛著,傷口紅腫
閉上眼睛
你是睡了,仍忍不住
流下眼淚
追悔昔日遊樂園
深擁過的那位小男孩
一夜一夜
好不容易又夢見
那誠懇愛憐之一瞥——
卻只是又被
拋棄了一次

2015年8月16日 星期日

壯遊者


暑期最後殘餘
少年鮮豔的質地
天色晚了有點涼意
(連比中指都很可愛的青春遠去了
連罵幹都很帥的年代也湮滅了)
懷念黃昏的古銅胸膛
懷念每日晨光的溫豆漿

想當初
烈火熊熊
未嘗不是一個正派經營之人
大翅鯨般緩緩迴旋
使夜有所夢
撥開鬍鬚
內心廣場一片光明坦克
信步走在教堂路上
怯生生靠近天使
不讓那些淚水靠近
偶爾高舉雙臂
伸伸懶腰,彷彿也
向至高處尋找和諧……

然而對一名宅男來說
每次終於決定
從電腦前
起身去上廁所
就是一次偉大的壯遊了
(好吧其實只是個
小本經營的人)

偶爾也憶起當年
最後的油門
踩下之後
唉呀
一生總有
黯傷失聯
但好想合唱的臉
有人是天菜
有人卻是天然呆
才明白
這世界太厚而對我們太薄
(你摸了他他不一定要摸你)

冷得城府很深的節慶
某些陽光的
大好牧場
水光接天,橫槊賦詩
噴火龍一般對望
羔羊似的躺在床上
動不動
露出胳肢窩
人生便這樣一瞬,羞怯
(連比中指都很可愛的青春遠去了
連罵幹都很帥的年代也湮滅了)

暑期最後殘餘
少年鮮豔的質地
有人是天菜
有人卻只是天然呆
(哈哈哈你看看你)
懷念黃昏的古銅胸膛
懷念每日晨光的溫豆漿
才明白
世界太薄
而其實已對我們太厚
幾十寒暑之不堪壯遊
濃縮而成的小小宅男
不需要任何幸福
來拯救


2015年8月3日 星期一

有一種平常人



有一種平常人
比明星還耀眼
他們因為完全
不知自己的閃爍
而閃爍著

有一種平常人
並不擅長自傷
他們未嘗不明白
就算自殺了
也不會使一切
變得與眾不同

無論地震海嘯核爆末日
皆阻止不了
他們的平常
所以必須更努力地致敬
更庸碌地抄襲——

呃。每一個平常人
在最初
都曾是被喜歡過
被殷切期盼
不平凡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