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

休眠者



是嚴冬
開始屠城的日子
連一小滴滲入後頸的雨點
也成了屠刀
漫天氣球空飄遠
幾根深情的橄欖枝
被放過各種不解釋的鴿子
於是天就黑了
騰起的星空
躲匿著全宇宙最空虛寂寞
覺得冷的魂靈
任何一條意味深長的小徑
都想拿來鑽木取火
縱沒有遠航員的胸襟
也無自殺武士的腹肌
風尖處
總有人
自以為純喀什米爾
羊毛圍巾
將世界偷偷裹緊
如果真是愛情
就會知道





2015年11月3日 星期二

今日硬碟運轉緩慢



遂有了回到古代
等待夕暮漸斜的悠然
反正什麼也不能做
索性便傾心於你的折磨

重新用夢
發現蜷曲於額角暗處的秘密
孤獨微波多年
以為不再記得他們名字

並非因為比較疏於相互按讚
就代表我們愛的光影
掩映動盪比別人少了

唯有可以信賴的人
值得擁有那些神廟與古堡的鑰匙
值得限時專送內容空白的信
值得在高速開車途中突然緊閉雙眼

別忘了優雅參加葬禮
何時才能像你那樣致哀
對鏡輕聲說出弔唁的話
慘絕的青春戰後
再來全是斷垣折戟

是什麼阻止
天使再次流動
有些作品
從來不急著揮發
儘管可以靜置
沉澱
至最終末日

儘管傾心於從今而後
硬碟運轉
越來越緩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