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

鬆餅男孩


在最裡面的房間
顛覆你的杯具
滿溢幾種笑場時分
 
午後常有個幻覺:
你便是那個幻覺
迷迭且慵懶
烘焙著一切不可烘焙的
 
天天在鏡前
堅持原味
泳褲曬痕的孤寂中
追逐盔甲一樣的肌理
 
心底的果醬
風和日麗
你的餅其實很鬆
很多夢
總是奶昔般融化
 
只為
有朝一刻緊緊
被愛的唇舌抱擁
廢墟般
長期孤獨反光的
什麼因此
慢慢癒合了
 
還有……嗯對
誰說此生沒有
遠大理想——
 
淋上蜂蜜
就是一輩子


2015年12月25日 星期五

清晨不知


清晨不知如何是好
似有真氣亂竄
篝火熊熊玄冥之夢
還在邪惡地
吻著

站在消波塊那樣感覺
從浮游生物
化為人形
遠洋漸漸隱逝

床單也漩渦
微波爐也憤怒
粉狀沖泡物的疙瘩
也含淚頓悟

昨夜渡輪上
天各一方
徐徐擦過之一弓
滿口虛謊


2015年12月15日 星期二

逆旅者


感覺視窗外流過一些液體
少年時代便結束了

作為象徵的
微醺的觸鬚
進入曠野的帳棚
持續保育著幻想
與犄角之垂直

人生最吉光的片羽
往往心裡有鬼
自己的冤魂
自己超渡——
海濱的回憶
是風浪砌成的

黃昏時分
電動推刀
勇敢迴旋的
最後修飾
整座星空
漸漸與眼神平行

對夢來說
它釀的酒還如此年輕
淚流滿面就成了海面

曾經能夠張揚
卻如浪花間的飛鳥
默默羞赧的事跡……
遠方有閃光
以海豚輕輕躍過

不及跟上
遊覽車的人
將永遠留在原地

水手概念


戰艇結實
誤闖浪人胸懷
 
太平洋到處
暗示之眼神
桅杆聳立,海景充血
撩亂甲板
 
約好一起賞鯨
風帆撐大了
什麼鳥都有
 
確認彼此暗礁
一探傳說中的海馬和海溝
病情動盪
瞬間成為海嘯

惟某些脆弱
是迷霧,是沉船
是無法與他們分享的
汽笛聲……
 
一條灰茫茫的天際線
你我的斯芬克斯
被以永恆的
黃金比例
切割
 
多年的水母漂啊
多麼需要一個
父兄的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