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1日 星期日

夢遊者


關於星空的盜伐
炭火終究被人家整碗捧走
拳頭已經硬了
卻不能比夢更硬
比愛更硬
走上街頭
便不需要在意你了

於斷代的破口
刀下
人海茫茫
目睹一場場天裂
噴得到處都是汗顏
不知現在是否
就是谷底
不想承認我們的顛峰
真的好低
必須走上街頭
不用再費神抵禦你

以中指戳夜色
拈煙屁股燙月疤
孤獨且好鬥的青春
任憑飛散為迷霧
毛茸茸的胸膛
依舊遮住黎明
每當十面淚水又於臉頰埋伏——

唯有不斷走上街頭
以為已經忘記你


2016年1月20日 星期三

風颱天致父兄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隱憂。」

 
做大水彼一暝 所有的飄浪一起靠岸
我同夢中其他男子長出了髮鬚
夜夜抽長的檜木林深入雲端
我們共用一個風颱 目屎像落雨
昔日港邊的船隻 一一被打醒
衫褲淡糊糊 加添心稀微
啊 你們創造對流強勁的慾望 卻未嘗賜予庇蔭
 
天星粒粒明 行到寂靜的深更
討好不了任何人
山路突然變成懸崖 運命親像斷線風吹
向大海致敬的胸肌遠去了 花謝落土不再回
繁華攏是夢 不然要幹嘛
天色漸漸光 不然要幹嘛
這便是人生的難題嗎 可以用詩抵抗嗎
 
獨以暴風雨為背景 縮住翅膀
到如今孤鳥猶原是這呢寂寞
荒涼街道深處 透暝無睏的月娘
扶不起哪些酒醉的行船人
硬頸的島嶼 不可觸的背骨
父兄啊誰來撤下你們的盔甲和斗篷
 
風眼依依不捨 再看自己一次
歲月無限多個深谷已經過去
生者的驚駭中 憂鬱由花岡岩切割而成
我們的無頭戰駒啊我們不得不泛舟的氣概
甘是男性傷心傷心的所在


2016年1月13日 星期三

雪後


 初老
總是一覽無遺的樣子

保持
神秘穹頂
彩繪玻璃
需要
多少瓶瓶罐罐?

歪樓的預感
顯示為骨質疏鬆
被世界遺忘
在一座孤獨的冰山上
雪後難行也是有的

總有情濃的
血氣故事,循環
良好著
某些片刻的自我
對春天的野菜
特別感到赤誠
也是有的

鏡前
枯藤朽樹
如露亦如電
帶著慈悲
便會一再重新
發現
對方的美——

老得這樣好看
(忘路之遠近)
何須回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