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3日 星期二

發條者


發條般存在著
對他們來說
大條或是小條都無所謂
反正可以上
(夠緊)就好了

時鐘的動力來源
刻苦無關跳海的壯烈
與燒炭時的靜寂
耐勞於白目和擺爛之中
不得不反覆把機械悲催

發條鳥遠方還懶叫著
發條橘子已沿途滾落
發抖的秋條的迴旋
盤踞於天頂
屏息等待
縱使暴雨的眼神
將再次截斷長長的雷電

發條般存在著
對他們來說
咻咻咻的扭力彈簧
永不鬆垮
能量耗竭時
便又想起那夜,最初
不知道誰說的:
(是不是你說的?)
「我愛你。」


2016年2月17日 星期三

很鳥者



一次猝然迸碎的尖唳,一種
太空漂逐的吻,彷彿數年前寫的
詩句,已全部石沉大海……衰弱的
風景便如此
駛向地獄

青春與小鳥,還在迷霧中
對看,所有瞇著眼淋漓的豪雨,天晴後
金屬一樣堅定。我仍願為你報銷自己
(就算發一輩子的廢文)
完成那首詩……

太陽般赤裸的胸膛
瀑布般下流的汗滴
穿過吊嘎,鳥翅般
鍛鍊的闊背肌
光陰似箭或許終將墜毀
有什麼飛馳決絕
不可辜負——

只要有一根羽毛,活著
那隻鳥就從未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