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雨刷


小時候
看父親開車
雨勢變大之前
父親從不輕易
使用雨刷
我們一起盯著擋風玻璃
雨點越積越毛
幾次險險以為
雨刷就要啟動了
天地混沌,前途模糊
彷彿世界已經不行了
父親還是很有耐心
不急,別輕易動用武器
矜住一種曖昧的況味——
寫詩或讀詩時
我總想起父親的教誨




2016年7月14日 星期四

嚎叫者:永不抵達的暗湧


我們需要更獨厚的關注
我們再也找不到任何一種方式
證明自己真的很特別
 
反覆點進去
皆顯示無效的畫面
那些連結
已經無法連結我們
 
關於對一個永遠消逝的世界的懷舊
與夫對彼此盟誓的
最後測試
終於都成了
一望無際時代的
海漂垃圾……
 
很廉價地
把自己的臉孔(或詩句)貼出來
奢侈地
等候別人按讚(或者不按)
說好了不悲催
還是感到淡淡哀傷
(至於
那永不抵達的暗湧
就是永不抵達的信
又是不得不信的)
 
每一天皆不知不覺
然而每一天皆像是關鍵
在這座很失控地
以為自己
不可能失控的孤島
 
我們失去的落日
都將嚎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