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有人終將指認



理髮師會認得自己剪斷的頭髮嗎
松鼠會認得自己抱過的松果嗎
 
木耳也能辨識出幽谷底的嘆息……
也有專門辨識公主之吻的青蛙。呃
 
聞過同一陣花香而相識的你
畢竟交臂了
認出彼此潮濕而發現淋過同一場大雨的他

某些火山口需要分辨才知
誰正在害羞
從沒被理解的善意被指認一次
就成為畢生最輝煌的寶石

氤氳深處
隱約坐在那邊
以青春明朗之血氣
跟世界發生所有關係
被辨識出來或不被辨識都很有事
  
同樣讚頌過這首詩的鐵漢
會辨識出對方的柔情嗎
 
是淚水辨識出前世的仇恨
所以這輩子用愛相認嗎
 
耗盡萬古長夜——
還是誤闖星空
不可一世的
黑洞洞之心?
僅僅
為了等待

有人終將指認我們

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

颱風天的早晨


多年的情感
一夜通通被風吹去
芥蒂形成,歌聲消隱
連颱風自己都想
繞過災區
吃早餐

遍尋不著的子彈與內褲
無止境的
傷口
七點鐘方向
噴泉
好弱
不敢去戳它

浮夢與爛片
最後都對人生疲倦
面容朝下
任憑漂浮
於暴漲的水庫之上

暗沉建築與歪斜枝幹
掠過燭火
在颱風眼
翅膀從天使們的闊背肌
斷裂
暗湧著的哀傷
皆滿出來了

有人的吻像一隻魚翻著白肚
晨光希微

(你我之間
 一百年
也沒有人會理解的海嘯)

土石流
安靜得熠熠生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