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一生


起飛後
機長說話了
他的聲音年輕且憨厚
卻猶如神諭
宣布著
你我未來的命運
 
我們確實歷練了一些夢境
醒來身旁
消失的旅行者
其實只是乍然
移到遠方
更好的座位
 
漫長的航行,憑窗悄悄
稱王的午後
深情凝視自己的臉
宛如菩薩的雲朵
卻不飄臨
 
苦行者為什麼苦,厲鬼為什麼厲?
曾經毛髮很暖皮膚很好
胸膛很厚……獨斷天真的盲目確信
彷彿大鵬鳥那樣盤旋地
接近
一個偉大帝國的心臟

發生於晝夜交易的朦朧時段
一生懸命那盞小燈
突然幻滅
(繞道手術與極地之旅全然相同)
不得不學會,溫馨地
欣賞恐怖片——
 
啊啊,一陣此起彼落的尖唳
刀在咽喉
(那些亂流的迴響
僅是感傷特價,自卑免稅時
難以避免的破漏……)
田園詩一般
美麗的廢墟裡
被發明的黑盒子:幻想
糾結著——
最後怎樣的骨灰
比較閃亮耀眼?
 
無限繞圈之後
淚水與汗水沖刷出的嶙峋
於降落前
(暗示的咳嗽聲均被輕輕忽略)
我們都按捺
不住想成為那個
偷偷啟動手機訊號
解開安全帶
最先拿到行李的人
 
然後用一生的失憶
默默掩飾著
自己感到無聊
但外人皆以為很有趣的旅程


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每天都在膨脹


每天都在膨脹
好像一直等誰來收割
 
襯衫不紮,皮帶不扣
為硬撐的內褲
感到難過
 
生活在絕崖之上
逐漸變禿,肥大
下垂,失禁……
 
總是擔心哪裡有洞
鎮日在風裡
一種淫蕩的感覺
 
醺醺的,不一定醉
蹦蹦的,不一定跳
 
腳底卡著砂礫
忍了一千次
才哭出聲
 
壓抑我的
不是那些暗礁
 
天空的胸膛似乎
還用雲掩飾得好好的
 
以為有什麼,更
澎湃要來
其實一切都結束了